第兩千八百七十五章 把你的手拿開!

    聲浪夾裹著藍色的能量,如碧海上的狂濤,和血色風暴碰撞在一起,巨響震天,藍色與血色能力交織在一起,形成圓環狀,朝四面八方激涌,將許多樹木和沙石沖撞得直

    接化作齏粉。

    轟隆——蒙德所化的蛟龍,尾巴掃向血瞳魔隼,藍色鱗片泛著冰冷的金屬光澤,如同一座山脈砸向血瞳魔隼,所過之處,空間寸寸崩碎,這一擊之威,要比一艘航空母艦沖撞而來

    ,都可怕無數倍。

    血瞳魔隼,身軀龐大,速度卻快得不可思議,它雙翼一扇,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原處,讓那蛟龍的直接掃了個空。

    它出現在蛟龍的腦袋為止,泛著寒芒的喙啄向蛟龍眼睛,空間粉碎開來,如同絕世神兵刺向蛟龍的眼睛,帶著血紅色的風暴。

    “吼——”

    蛟龍一驚,咆哮出聲,張開嘴巴,噴出一道直徑十幾米的巨大能量柱,這能量柱的前端如同圓錐,極速轉動,發出陣陣爆響聲。

    轟!

    血瞳魔隼并未躲避,鳥喙和藍色的能量柱碰撞在一起,一聲巨響,那能量柱轟的一聲消散,血瞳魔隼也是倒飛出去一小段距離。

    “有點本事!再來!”

    血瞳魔隼一聲大笑,扇動羽翼,帶著血紅色的氣流,再次飛向蒙德所化的蛟龍。

    另一邊。

    席子淵本就不是林辰的對手,只是靠著“金玉圣體”的恐怖防御,林辰難以傷他而已。

    此時林辰再加上九幽神凰,兩人聯手,席子淵更不是對手了。

    林辰再次動用“劍魂魔眼”,兩道光芒從雙眼飛出,不過這一回,席子淵吃過一次虧之后,早有防備。

    他雙掌涌現金光,剎那間拍出,將那兩道光芒打得消散。

    撕拉!

    這時,九幽天鸞那鋒銳的爪子,扣在了他如玉石般晶瑩剔透的肩膀上,發出“鐺”的一聲脆響,火花迸濺,卻是只在席子淵肩膀上,留下一道淡得幾乎看不出來的痕跡。

    “你找死!”

    席子淵暴怒,雖然九幽天鸞的這一爪傷不了他,卻也是有一陣劇痛感從肩部傳來。

    九幽天鸞雖然是神獸后裔,但他已經發現,眼前這九幽天鸞,不過是合道境后期,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再者,席子淵很是自信,認為自己以后必定能踏上不朽境,到那時,和神獸便是平等的存在,神獸后裔在自己面前,又算得上什么!

    他正要用手上長槍刺向九幽天鸞,突然身旁又是響起林辰的冷喝聲。

    “八荒寂滅!”

    席子淵臉色一變,立馬轉頭,相比較于九幽天鸞,林辰才是真正的對他有威脅。

    他反應極快,然而依舊是已經晚了。

    剛轉過頭,一道可怕的力量便撞在他的身上。尋常的合道境巔峰,此刻只怕身體要炸裂得血肉橫飛,他的身體卻是無比強悍,沒有碎裂,不過整個人也是撞向地面,轟的一聲,地面出現一個直徑達數千米的凹坑,簡

    直如同一個干枯了的湖泊。

    席子淵披頭散發,從底部掙扎著爬了起來,臉突然漲紅,嘔出一口鮮血。

    “混蛋!”

    他一聲咆哮,若是僅和林辰交手,他可以施展防御武技,就算無法將林辰的攻擊完全擋下,也可以大幅度削弱,然后那攻擊再落到他身上,便傷不了他。

    可若是再加上九幽天鸞,他便有些顧不過來了。九幽天鸞雖然遠不如他,但他卻也不能不理會,畢竟即便施展“金玉圣體”,眼睛、喉嚨等位置,依舊相對要脆弱很多,若是九幽天鸞的攻擊落在要害位置,也是傷得到他

    的!

    而若是去防九幽天鸞,他簡直就成了林辰的靶子,金玉圣體雖然強大,但他再這么被打幾次,雖然死不了,但只怕便要爬不起來了。

    席子淵看了眼顏長老那邊,發現顏長老似乎因為九幽天鸞和血瞳魔隼的到來,心境有些亂了,此時竟然反過來被星羅公主壓制,這讓他的臉色,更是難看了幾分。

    等他看到,那魔蛟族的強者,和血瞳魔隼交手,也漸漸落入下風后,一張臉黑得如同鍋底一樣。

    “該死!如果不是九幽天鸞和血瞳魔隼冒出來,那丹藥就是我的了!真是該死!”

    席子淵心中瘋狂咆哮。

    而就在這時,蒙德所化的蛟龍,口中再次噴出藍色的能量柱,將血瞳魔隼打退,旋即變回人形,一句話不說,轉頭就朝著遠方逃去。

    “混蛋,你——”席子淵臉色一變,憤怒不已。

    蒙德卻是根本不理會他,他雖然也非常想得到那八品道境圣丹,但更不想丟掉小命。

    此時顏長老被壓制,席子淵被打得吐血,在他看來,自己這一方顯然是要敗了,既然如此,他自然是立馬便要離開。

    畢竟,他和席子淵可沒有什么患難與共的交情。

    以人魚族和魔蛟族的仇恨,等一會兒星羅公主若是有機會,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血瞳魔隼見蒙德逃走,遲疑了下,并沒有去追趕,它只是出手幫下忙而已,并不想冒太大的風險,若是把蒙德逼到絕境臨死反撲,只怕它也要重傷。

    “我們走!”

    席子淵對著顏長老喊了一句,瘋狂催動體內星辰之力,不甘的看了林辰一眼,朝遠方竄去。

    星羅公主因為很想將蒙德殺了,見對方逃走,心中有些不甘心,一時間有些走神,那顏長老抓住空擋,朝著席子淵追去,剎那間,兩人已經逃出上千米的距離。

    “我們追!他逃不了!”

    九幽天鸞打得興起,對林辰喊了一聲,然后便朝席子淵追去。

    “不要追!”林辰忙喊道。

    “為什么不——啊!你怎么了?”

    九幽天鸞停了下來,疑惑看向林辰,發現林辰一張臉毫無血色,說完之后,他便不受控制的朝著下方墜落。

    九幽天鸞嚇了一跳,化成人形,朝林辰飛去,想把林辰抓住。《焰靈魔體》的副作用已經到來,林辰咬牙硬撐,本來就已經到了極限,此時只覺得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來了,這種如同普通人失重般掉落的情形,他也不知道,已經多久

    沒有經歷過,一時間,自己也是嚇了一跳。

    見小幽飛到身旁,他連忙抓住對方。小幽正想問林辰是怎么了,感覺到了什么,嬌軀一震,羞怒道:“你你你……你的手!把你的手拿開!” 記住本站網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luocs.cn”,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北京11选五前三怎样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