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七百六十一章 未免也太弱了

    擂臺的周邊,竊竊私語聲,交織成一片,眼前的一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而且也激起了許多人的八卦之心,陰陽教圣女,竟然好像和太初神山的人有什么特殊關系,這

    也太出人意料了!席子淵站到了陰陽教教主身旁,低聲說著什么,同時那看向林辰的目光,帶著無法克制的殺意,他沒想到,他最害怕發生的一幕,終究還是發生了,他恨不得立馬將林辰

    大卸八塊。

    察覺到那一道道落在自己身上的怪異目光,席子淵只覺得臉上有些火辣。

    擂臺上。

    “我認輸!”半晌后,墨離開口,卻是直接認輸,那掉落到地上的長劍,化作一道流光回到她的空間戒指中,她轉身便要離去。

    聽到她的話語,周邊再次響起嘩然聲。

    不過仔細一想,墨離已經重傷,右手也是斷了,這場比試,她的確已經輸了。

    “等等!”

    林辰剛打算攔住墨離,耳邊響起了甄星海的聲音。“不管你和這陰陽教圣女是什么關系,但此時先不要糾纏,在眾目睽睽下,你若是再和她有什么曖昧之事,那便是打陰陽教的臉,只怕到那時,陰陽教教主會忍不住直接出

    手對付你。

    陰陽教的人,現在之所以沒有發作,只不過是不想在人前,把這件事情繼續鬧大而已,但不代表著,他們會就此罷休。”

    甄星海傳話時,心中有些無語。

    現在他總算明白,為什么之前席子淵會去找林辰了。

    這小子,果然沒和自己說真話。

    世人誰不知道,陰陽教圣女和圣子是一對,而且陰陽教的圣女,還是陰陽教未來的教母。

    結果,這小子竟好似和陰陽教圣女挺曖昧的,這件事情鬧大了,自己太初神山雖然不怕陰陽教,但鬧起來,不占理啊!

    說得難聽點,這簡直就相當于去勾引人家未婚妻嘛……

    林辰也察覺到,那陰陽教教主和席子淵,或者說,此刻陰陽教的所有人,都眼神極為不善的盯著自己。

    若是自己再有什么舉動的話,只怕這“天闕問道戰”將沒法繼續下去,會直接引發太初神山和陰陽教的沖突了。

    林辰雖然自信,但也知道,現在的自己,根本不足以和陰陽教抗衡,他也不想將太初神山拖累進來,只能停下腳步。“反正現在已經確定,她便是夢凰。現在無法將她帶走,那么以后再將她帶走便是了。眼下我要做的,是獲得‘天闕問道戰’第一,借助‘獎勵’來讓自己的實力,再次有一個巨

    大的突破!

    無論做什么事情,只有我的實力夠強,才能夠有底氣!”

    林辰心中有了決斷,看了那已經回到陰陽教人群中的墨離一眼,這才轉身離開擂臺,回到太初神山眾人所在的區域。

    太初神山的人,看向林辰的目光都有些怪異,夾雜著佩服、好奇、羨慕等不同的神色。“林師弟,你到底是怎么和那陰陽教圣女勾搭上的?莫非你以前,去過陰陽鏡?可據我所知,這陰陽教圣女很少在外面走動,就算你去過陰陽鏡,也沒機會和他勾搭上才對

    啊!你連陰陽教圣子的女人都敢搶,這膽子實在讓人佩服,就是有些太危險了啊!”

    濃眉大眼的漢豐,此時話語中帶著些許猥瑣,一臉好奇,低聲詢問。

    澹臺雪白了漢豐一眼,這家伙會不會說話呢,什么叫做勾搭,真是難聽,心中這般想著,她卻也很好奇的看著林辰。

    不只是她,武法天和東方憐人,以及身旁另外幾人,也都是看向林辰,即便他們實力都很強大,但內心也依舊有些八卦。

    林辰看向漢豐,很認真的道:“漢師兄,不是我搶他的女人,而是,夢凰她原本就是我的女人,和那陰陽教圣子一點關系都沒有!”

    話語之中,帶著一股難以言明的霸氣。

    “……”漢豐等人都是無語,陰陽教圣女,怎么就成你的女人了,不過,對于林辰的膽子,倒是都佩服得不行。

    就在幾人交談時,擂臺上,第二場比試已經開始。

    這兩人,赫然都和林辰交過手,是東皇閻和夜玉麟!

    人們對于這場比試的關注,絲毫不亞于剛才林辰與墨離的那一場。

    更何況,剛才林辰和墨離的一戰,實在太過離奇,雖然滿足了眾人的八卦之心,不過在戰斗方面,看得并不盡興。

    擂臺上。

    “我聽說你在第一場比試時,輸給了林辰?”東皇閻眼神淡漠望著夜玉麟,這般問道。

    “是。”夜玉麟倒也沒有遮遮掩掩,回答得很是干脆。

    “你連他都打不過,那就更不可能是我的對手。”東皇閻搖了搖頭,似乎因為覺得夜玉麟太弱,語氣中帶著一絲失望。

    夜玉麟臉一黑,冷哼道:“你和他交手,不也沒有取勝嗎?說得好像你比他厲害多少似的!”

    東皇閻搖頭:“我自然要比他更加強大,只是當時怕施展最強手段時,會直接將他殺了,所以才罷手。”

    夜玉麟沒有接話,東皇閻這話語實在很囂張,但在夜玉麟看來,大概率也的確是如此,在他心中,林辰很強,但東皇閻只怕還要比林辰更強一個層次。

    一絲絲漆黑霧氣,從夜玉麟體內溢出,在他身后,凝聚成上千桿長約兩米的漆黑長矛。

    “諸神隕落!”

    他一聲低喝,背后的黑色長矛,撕裂長空,朝東皇閻爆射而去。

    對戰東皇閻,他直接便是動用下品星辰武技,可見東皇閻給他帶來了不小的壓力。上千漆黑長矛,爆射出一段距離后,就如同魚兒潛入水中,遁入空間,消失不見,下一剎那,出現在東皇閻的四面八方,密不透風將他圍了起來,槍尖指向東皇閻,依舊

    朝他爆射而去。

    擂臺邊的許多人,看到這一幕,都是有些心驚膽顫。

    若換成他們是此刻的東皇閻,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被夜玉麟這恐怖的一擊,一個照面便直接擊敗。

    若是五大巔峰勢力的高層沒及時出手,只怕還要立馬沒命!

    轟!

    下一秒。

    東皇閻所在的位置,發出震天的聲響,刺眼的金色光芒映入所有人的眼中,那上千桿漆黑長矛,在那金色光芒的沖擊之下,如冰雪融化,盡皆消散。

    東皇閻站在金色火焰形成的巨大圓球中央,如同降臨人間的太陽神,對夜玉麟道:

    “你的實力,就只有這點?未免也太弱了。”人們看著此刻的東皇閻,都是有種頭皮麻煩的感覺,這個男人實在太強大,強大到他們覺得自己這一生,都不可能追上他的步伐! 記住本站網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luocs.cn”,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北京11选五前三怎样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