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六百二十六章 林辰VS袁道昌

    “沒想到,我們這一回倒是都看走眼了。”

    戚霄灼見林辰穩穩當當,站在金屬柱子之上,臉上露出一絲驚訝,繼而也不在意,笑著說道。

    他話鋒一轉:“不過,他依舊無法進入前十名。他是靠著秘法爆發,才能擊敗黎昆和陰九洲兩人,但即便這種秘法爆發的狀態下,他也絕對不是袁道昌的對手!”

    澹臺雪和漢豐,以及擂臺下方的人們,此時也都已經看到,袁道昌就如同捕食的蒼鷹,朝著林辰撲去。“怎么回事,袁道昌明明已經占據一根柱子,只要不被人打落下去,再過沒多久,他便也順利進入前十名了。他竟然在這個時候選擇向林辰發起進攻,這分明是和林辰有著

    恩怨?”“嘿!這你就不知道了。他之所以這么做,是要替陣器宮的傳承弟子竇廣元,也就是他的表哥出一口氣。陣器宮第一美人林沫兒,喊林辰為相公的事情,你也知道吧?知道

    竇廣元一直在追求林沫兒吧?剩下的,也不需要我說了。”

    “原來如此,搞了半天,是因為一個女人。實在有些可惜,按照現在的情況看,林師兄本來是能進入前十的,袁道昌卻是刻意針對他!”

    “袁師兄也真是的!就算竇廣元是他表哥,可林師兄怎么著也是我們丹清宮的人,他幫陣器宮的人對付丹清宮的人,這說不過去吧?”

    ……

    擂臺下方的人們紛紛議論,從這些議論聲中,石羿也已經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他微微皺起眉頭,對袁道昌刻意針對林辰的行為有些不喜,不過袁道昌的行為,說到底是沒有違反這次的比試規則,他也不能強行出手干預。

    最終,石羿嘆了口氣,為林辰無法進入這一次的丹清宮前十名而感到可惜。

    林辰也沒想到,袁道昌會在已經占據一根柱子的情況下,還來找自己的麻煩,看樣子,這家伙果然是認定他百分之百吃定自己了。

    “既然如此,我今天就讓你明白,什么叫做搬起石頭來砸了自己的腳!”

    林辰森然一笑,周身漆黑的火焰如同浪濤一般翻滾,舞動軒轅槍,一道道黑色火焰刀罡劈向袁道昌,輕易將空間撕裂。

    “就這也想傷我?真是可笑!”

    “火云翼!”

    袁道昌滿臉輕蔑,他背后涌出深藍色的火焰,火焰化成兩只張開來后,足有七八米寬的巨大翅膀。

    兩只翅膀往前面一罩,便將他整個人都護在其中。

    道道火焰刀罡劈在深藍色火焰翅膀上,就猶如一塊塊隕石落入海面,發出轟響,卻根本無法將那對巨大的火焰翅膀擊潰。

    火焰翅膀打開,露出袁道昌那充斥著不屑的面孔,他笑道:

    “我體內50顆星辰,真實戰力,幾乎達到52顆星辰的層次,以你的實力,是絕對不可能贏我的。依我看,你還是自己乖乖從擂臺上滾下去吧!”

    “白癡。難道你就以為,你能傷得了我?”林辰嗤笑,52顆星辰的戰力,也就差不多剛好能破開自己血鱗甲的防御,絕大部分力量會被卸掉,剩余的那一小部分傳到自己身體的力量,自己能夠輕易扛下來,總而言

    之,對方根本不可能在半個時辰內,將自己擊敗。

    或許,自己要擊敗對方很難。

    但自己,卻更是立于不敗之地。

    “既然你要自取其辱,那我就成全你!”

    一道寒光,從袁道昌空間戒指飛出,被他握在手中,那是一柄泛著冷冽寒光的長劍。

    “炎雀嘯天!”

    袁道昌一劍揮出,藍色火焰化作一只張開羽翼后,有十幾米寬的巨大炎雀,發出一聲尖嘯,朝林辰掠去。

    這炎雀散發出的恐怖氣息,有火焰的熾熱,也有劍氣的鋒銳,天地為之變色,空間如冰雪消融。

    眨眼間,炎雀已經沖到林辰的面前,林辰臉色微變,發出一聲怒吼,一個高達五六米的獸類虛影,出現在林辰的身上。

    蒼犼猙獰的臉龐,對著那炎雀發出一聲嘶吼,血紅色的鱗片,眨眼間將林辰的全身覆蓋。

    轟——

    深藍色火焰化成的炎雀,沖撞在林辰身上,林辰只是身體晃動了幾下,臉色微微有些漲紅,除此外,別說是受傷了,甚至于他依舊站在那金屬柱子之上,都沒有掉下去。

    袁道昌的臉上的得意之色凝固!

    擂臺下方的人們,一片嘩然!

    “我是不是眼睛出問題了?林辰竟然直接扛下袁道昌的全力一擊?”“我想起來了!你們難道忘記了嗎,他剛來時,便是把那些將他當成軟柿子的內門弟子,都騙到藏寶閣去,狠狠坑了一把!當日在藏寶閣內,他便也是用了這一招,體表覆

    蓋著血紅色的鱗片,防御力遠遠超過了自身的境界,達到一個極為變態的地步!”

    “這到底是什么武技,莫非是防御型的星辰武技嗎?”

    “現在看來,這袁道昌有可能要陰溝里翻船了啊!他根本無法傷到人家,又如何將人家從那柱子上逼下來?”

    ……

    聽著下方嘈雜的議論聲,袁道昌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他心中驚疑,對方的防御力怎么會如此逆天?

    不過,無論如何,他是絕對不甘心就這么灰溜溜轉頭回去原本的那根柱子的,若是今天不將林辰打下臺去,自己估計就要成為丹清宮的笑話了!

    “你這鱗甲的防御,的確驚人!但我不信,它可以一直存在下去。”袁道昌想到了什么,眼睛發亮起來,在他想來,這鱗甲的防御這么逆天,很可能是有著時效性或許其他限制的,或許頂多只能再擋下自己兩三次全力攻擊,然后也就會消

    失了!

    想到這兒,他再次恢復信心,朝著林辰撲去:“無論如何,今天你休想進入前十名!”

    林辰冷笑連連,方才對方的一擊,有一小部分力量傳到他體內,讓他也有些不好受,不過這種級別的攻擊,再來個十幾二十次,他都承受得住。

    對方每次攻擊,自己的身體不好受,但對方也要耗費大量星辰之力,根本不可能無節制的一直全力進攻。

    再者,離著半個時辰的時間已經不遠,自己只要再撐一會兒,就足夠了。

    “想要讓我無法進入前十?依我看,是你自己無法進入前十名了才對!”

    林辰眼睛轉了轉,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絲譏諷的笑容。

    此時,所有心神都在對手身上的林辰,并沒有察覺到,擂臺下方的石羿,正皺眉盯著他身上的蒼犼虛影。

    石羿臉色有些狐疑。“這虛影……似乎和藏寶閣內那《蒼犼鍛神觀想法》的蒼犼影像,一模一樣!” 記住本站網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luocs.cn”,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北京11选五前三怎样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