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處罰

    面對著正副宮主那冰冷的目光,伊琪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遲疑了片刻,終究是對于冰月這個宮主更加畏懼,加上也是對之前的行為有些愧疚,實話實說道:

    “林公子說的沒錯,確實是夏師姐讓我將他騙到了夏師姐沐浴的地方,我害怕夏師姐,所以,只……只能照辦!”

    一旁的冰宮弟子們,都是嘩然。

    沒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這樣。

    “哼!”冰萱冷哼一聲,臉色鐵青。

    冰月則看向彭蕓,她身上出現極為冰冷的氣息,一股無形的壓力壓在了彭蕓的肩膀上。

    “這么說來,彭蕓你在對我撒謊?”冰月盯著彭蕓,冷聲道。

    “宮……宮主饒命!”

    彭蕓臉一白,跪到了地上。

    別看冰月為人似乎隨和,但身為冰宮宮主,她也絕對不是心慈手軟的人,彭蕓竟敢欺騙她,說是以下犯上毫不為過,就算是殺了,也不為過。

    龍雪瀾、魚可卿和魚朔,都是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他們從一開始,就不信林辰會對夏子珍有什么想法。

    就算林辰真的想要不軌,說句實在話,也還輪不到夏子珍,別說是龍雪瀾,就算是魚可卿都要比夏子珍漂亮許多。

    “師姐!無論這件事情的起因到底是什么,子珍被他殺了,他就必須償命才行!子珍可是你的師侄!”

    冰萱見龍月沒找林辰麻煩,似乎反倒是要責罰彭蕓,很是不滿的道。

    “這件事情根本不怪林辰,如果林辰不動手反擊的話,難道就任由著被她們殺了嗎?她要殺人,被人所殺,這本就是因果!”龍雪瀾很是護犢子的道。

    “閉嘴!我和你師傅說話,輪不到你插嘴!”冰萱怒道。

    林辰冷笑道:“我看應該閉嘴的是你才對,如果夏子珍不是被你慣壞了,也不會動不動就要殺人,那樣子的話,也就不會被我所殺!說到底,其實是你害死了她!”

    “胡說八道!今日你說再多都沒有,你非死不可!”冰萱怒喝道。

    “夠了!”

    這時,冰月冷喝一聲,場面這才安靜了下來。

    “師妹,子珍的死,我也不愿見到,可卻也不能因此就責罰林辰。林辰之前給我冰宮的‘炎龍丹’,徹底解決了修煉《冰心訣》后的副作用,可以說,他便是我冰宮的恩人!”

    “而子珍卻是反過來陷害他,還想殺他,至于原因我不說你也知道,不外乎是因為那‘冰火圣果’被林辰得到了。可之前的比試,她技不如人輸了,又能怪誰?”

    “她因此而要殺林辰,這件事情傳出去,我冰宮在別人眼中,豈不是成了恩將仇報而且還輸不起的人了?”

    “林辰那一句話,也沒有說話。修道者之間,你要殺人,被人殺了,便也就怨不得人了!”

    冰月聲音緩緩,說出來的話聽得冰宮眾人都是點頭,顯然也是覺得有道理。

    她們也都是靠著“炎龍丹”解決了體內的寒氣問題,現在的修煉速度,更是比之前快了許多,林辰可以說便是她們的恩人,是整個冰宮的恩人。

    夏子珍卻是恩將仇報,最終被人家反過來殺了,又怪得了誰?然而冰萱現在哪里會管冰月的話有沒有道理,她怒道:“師姐,你別和我說這些有的沒的,我只知道,他殺了我的弟子,那么我便要殺他!你直接說,我要殺他,你是不是

    非要攔我?”

    冰月眉頭皺了起來,最終嘆了口氣:“是!師妹,這件事情錯不在林辰,你——”

    “好好好!你竟然站在一個外人那邊,我們沒必要說下去了!”

    冰萱將冰月的話語打斷,冷冷說了一句,轉身直接離開了。

    冰宮眾人,見到兩位宮主鬧翻,都是面面相覷,噤若寒蟬。

    冰月看著冰萱遠去的背影,嘆了口氣,先是讓人將夏子珍的尸體帶下去之后,轉頭看向惶恐的彭蕓和伊琪,道:

    “彭蕓你身為長輩,不勸子珍打消恩將仇報,陷害他人的主意,反倒是成了幫兇,我罰你去冰室面壁百年,你可有意見?”

    “沒……沒有意見!”彭蕓臉色一白,最終頹然搖頭道。

    “伊琪,你是出于對子珍的畏懼,但卻也是幫兇,我罰你受三天冰霜之刑,你可有意見?”冰月看向伊琪。

    聽到“冰霜之刑”四字,伊琪臉色煞白。

    所謂冰霜之刑,便是將人體凍結得如同冰雕,并且不是尋常的冰霜,所經歷的酷寒,低于零下一百度,那種痛苦,是常人難以想象的。

    以伊琪的實力,她所能忍受的極限,也就是大概三天了。

    如果時間超過三天,她便將會陷入永恒的沉眠,無法醒來。

    “沒有意見!”伊琪顫聲道。

    “林辰,你呢?我這么處理,你覺得如何?”冰月看向林辰。

    “我也沒有意見!”林辰搖了搖頭。

    說實話,冰月的行為已經有些超出他的想象了,沒有半點偏頗,甚至于竟然為了他這么一個外人,而和冰萱都有些撕破臉了。

    他心中對于龍雪瀾的這個師傅,也是更加的滿意,至少人品方面,沒有任何的問題。

    冰月點了點頭,隨即讓人將彭蕓和伊琪給帶了下去,又讓其他人都散了,等到只剩下林辰、冰月和龍雪瀾三人后。

    冰月看了龍雪瀾一眼,龍雪瀾立馬領會了她的意思,拉著林辰的手道:

    “林辰,到我的房間一趟,我和師傅,有件事情要和你說。”

    林辰有些好奇,什么事情還要兩人一起和自己說,不過也沒有多問,任由龍雪瀾拉著朝她的房間走去。

    冰月跟在他們身后。

    ………

    “混蛋!我們從小一起修煉,一起長大,現在你竟然為了一個不相干的家伙,就要和我作對!師姐,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這是你逼我的!都是你逼我的!我的弟子被殺,我卻是連報仇都不可以,哪里有這種道理?是你逼我的!”

    密閉的房間內,冰萱臉色憤怒的咆哮著,眼中滿是仇恨的怒火,最終一掌拍在巨大的冰桌上。

    嘭的一聲。那冰桌化作了粉末,直接湮滅! 記住本站網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luocs.cn”,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北京11选五前三怎样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