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仿造令牌?

    蒼月城甄家商會,看起來比起蒼月拍賣行絲毫不差,氣派中帶著一絲貴氣,讓尋常人望而生怯,不敢踏足。

    而實際上,甄家商會中出售之物都極為貴重,也確實不是尋常人能夠買得起的。

    林辰一行人,踏入甄家商會大門,便看到里面寬闊的內部,就如同展覽廳一般,放置著各種各樣的物品,天材地寶、功法武技、武器陣盤,各種東西,應有盡有!

    穿著統一服飾,胸口處繡著一個“甄”字的店員,足足有著十幾人,倒是顧客,一眼望去,也就十來個而已。

    看起來有些冷清,不過只要成交一筆生意,都能帶來巨大的利潤,畢竟這里的東西,都是昂貴無比。

    “這位先生,有什么能幫您的嗎?”

    一個長相姣好的女店員走了過來,臉上帶著客套的笑容,目光從龍雪瀾幾女臉上掃過時,眼底泛起驚艷和嫉妒之色,最終目光落在走在最前方的林辰臉上,詢問道。

    林辰開門見山,道:“我要找成熟的‘千足草’,你們這里有沒有?”

    “成熟的‘千足草’?”

    那女店員嚇了一跳。

    成熟的千足草,那可是連化神一階都不太敢招惹的特殊妖獸,不只實力恐怖,而且也極為罕見,價值更是高到難以想象。

    林辰在她看來,并沒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卻是沒想到,對方開口就要找這么貴重的東西!

    “請把您的甄家紅鸞令牌給我看一下。”女店員道。

    “甄家紅鸞令牌?”林辰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魚朔開口道:“甄家商會的商品,分為兩種,一種向所有人出售,還有一種,也就是那些極為珍貴之物,只會出售給擁有‘甄家紅鸞令牌’的人。”

    “這種令牌,由極為珍貴的紅鸞木制作,是甄家送給一些特殊存在的,比如兩教四宮八大家族的核心人物,還有其他的一些逍遙境之上的超級強者,便會有著這種令牌!

    說到這兒,他略微有些尷尬的道:“我們魚家的整體實力,還差了一些,并沒有從甄家那邊,得到紅鸞令牌!”

    那女店員,聽著魚朔的話語,眼中露出一絲鄙夷,她不清楚什么魚家,不過沒有“甄家紅鸞令牌”,就代表著,這些人不是來自于一流勢力。

    而且,面前這個家伙,竟然連紅鸞令牌都不知道,簡直就是個土包子。“這人該不會根本都不知道,成熟的‘千足草’是多么貴重的物品吧?估計是了!不然的話,也不可能連紅鸞令牌都不知道,就跑過來尋找!等下要是知道‘千足草’的價格,估

    計都要嚇傻了!鄉巴佬!”

    女店員心中嘀咕著,臉上的笑容,也淡了幾分。

    林辰并不知道,自己在這女店員心中,已經成了個鄉巴佬,聽完魚朔的話后,他拿出那甄媚給他的令牌,對女店員道:

    “你說的那‘甄家紅鸞令牌’,是這個?”

    什么情況,這人真的有令牌?

    女店員一驚,不過等她看清楚林辰手上的令牌模樣,卻是噗的一聲笑了出去,臉上的鄙夷都已經不怎么掩飾。她有些不耐煩的道:“這位先生,還請別到這里來鬧事!我不知道你為什么這么無聊,竟然去仿造甄家的紅鸞令牌,不過你就算要仿造,至少也要弄得像樣一些吧?外形倒

    是沒什么問題,只是你難道都不知道,‘甄家紅鸞令牌’是紅色的嗎?你拿一枚黑色的令牌出來,是什么意思?”

    店內的其他人,也都是聽到女店員的聲音,朝著這邊看了過來。

    見到林辰手上那黑色的令牌,聯系上女店員有些尖酸刻薄的話語,頓時已經明白大概怎么回事了。

    一些譏笑的目光,都是落在了林辰身上。

    “竟然連甄家的紅鸞令牌都敢仿造,真是個不知死活的家伙!”

    “估計是那種小家族出來的少爺,在家里作威作福慣了,以為出來了還能無法無天!說白了,土包子一個!”

    “這小子,倒真是好艷福!身旁竟然同時有著幾個絕色美人,跟在他身旁,還真是有些可惜了!”

    ……

    交談聲響起,那些人臉上盡是不屑之色。

    在他們看來,連甄家紅鸞令牌顏色都能搞錯的家伙,絕對是鄉巴佬中的鄉巴佬了,自然沒資格和他們相比較。

    一些目光,更是在龍雪瀾和劉璃幾女身上打量,目光閃爍,也不知道打著什么歪主意。

    林辰聽到對方的話語,則是一呆。

    按照甄媚的說法,拿著這令牌到甄家商會,不只是能夠購買各種珍貴物品,甚至還能讓甄家商會幫他找尋東西,還能有各種優惠和減免!

    什么情況,該不會是甄媚那女人坑自己吧?

    林辰心中有些狐疑,不過覺得甄媚應該不會欺騙自己才對,他道:“你確定,你們甄家商會,沒有這種黑色的令牌!”

    “我百分之百確定!”女店員手朝著外面掃了掃,一副掃垃圾的模樣,不耐煩道,“如果再不滾的話,那么我可就叫人了!我們甄家商會,不歡迎你這種仿造令牌的土包子!不知道你是從哪個小

    地方出來的,不過你要明白,這里不是你能胡來的地方!”

    “放肆!”林辰的臉色陰沉下來,魚朔已經對這女店員呵斥出聲:“你算是什么東西,竟然敢讓林先生滾?甄家商會的人,就你這種素質嗎?哼!甄家是厲害,但你一個小小店員,還

    沒資格在我們面前猖狂!”

    他身上的氣息,嚇得那女店員臉色剎那間慘白,不過回過神來,想到自己被一個鄉巴佬的同伴嚇成這樣,立馬惱羞成怒,謾罵道:

    “讓他滾怎么了?我不只是讓他滾!還要讓你們全部滾!全部都給我滾出去!一群鄉巴佬,土包子,死騙子!你們不滾是吧?來人啊!快來人,有人在這里鬧事!”

    “小荷,怎么回事,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來這里鬧事?”

    幾個身上氣息彪悍的大漢從不遠處跑了過來,對著那女店員問了一句,隨即目光不善盯著林辰幾人。

    店內看向這邊的人,此時都是一臉看好戲的表情。

    “這幾個不長眼的家伙,竟然敢在這里鬧事,看來是嫌命長了啊!”一個衣著華貴的青年,不屑的看了林辰一眼,冷笑道。

    那女店員正要回答,忽然一個威嚴的聲音響了起來。

    “怎么回事?”

    眾人望去,就見到一個老者朝著這邊走來,這老者,正是這邊甄家商會的負責人。

    見到老者到來,眾人看向林辰的目光,更是幸災樂禍起來。

    那老者走來的同時,目光也是看向站在女店員對面的林辰幾人,而等他目光落在林辰手上的黑色令牌上時。他仿佛被雷電劈中,腳步一頓,猛地停了下來,眼睛滾圓! 記住本站網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luocs.cn”,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北京11选五前三怎样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