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 在他身上賭一把

    商隊眾人,停在了一座小城鎮城門外不遠處,林辰即將在這里與眾人分別。

    見甄媚把林辰叫道了一旁,不少人都是暗自嘀咕著,難不成,自家小姐和林辰之間,已經有了什么自己等人不知道的特殊關系?

    德叔卻是暗自嘆息一聲。

    他知道,甄媚的命運,并不掌控在她自己手中,而她也不可能和林辰有什么特殊關系,即便以林辰在烏蘭布大草原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也不可能!

    “干嘛,你不會是想在我離去前,對我表白吧?”

    林辰跟著甄媚走到一旁的一顆大樹下,笑道。

    甄媚聞言,差點一個踉蹌摔倒在地,轉頭無語的看著林辰,這個家伙,要不要這么自戀啊?

    她白了林辰一眼,從身上取出一枚巴掌大小,刻著“甄”字,材質奇特的古樸令牌,遞給林辰。

    “這是?”林辰看了眼令牌,并沒有接。甄媚道:“我們甄家商會,遍布南域各個城市,包括華陽城那邊也有。你拿著這枚令牌,到甄家商會購買或者尋找東西,能得到一定額度的減免和優惠。有些不對外售賣的

    珍貴物品,靠著這枚令牌,你也都能購買,還能讓我們甄家商會,幫你找尋你所需要的東西。”

    “這一次,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們商會的人絕對無法從烏蘭布大草原走出來。所以,這令牌就當做是謝禮,你收下吧!”

    “那就多謝了!”

    林辰眼睛一亮,如果有這枚令牌在的話,那么以后他需要一些特殊天材地寶來煉丹,尋找起來,估計會容易許多。

    他也沒客氣,直接收下令牌,感謝了一句,隨即便是和甄媚、德叔等人告別,片刻后,拿著德叔給他的地圖,消失在人流之中。

    “小姐,你……你把你的那枚令牌給他了?”

    德叔站在甄媚身旁,臉色驚訝,剛才他遠遠的,看到甄媚將令牌給了林辰的一幕。

    林辰可能不知道,那枚令牌在甄家商會意味著什么,不過他卻是知道,整個甄家,這種令牌也就三枚。

    甄媚將自己的令牌給了對方,那么她自己也就沒了。

    甄媚點了點頭,沉默片刻,忽然道:“這個人我看不透,很是神秘,絕對不簡單!我想在他身上賭一把!”

    德叔呆了呆,已經明白大概怎么一回事。

    小姐是想把命運掌控在自己手里,而那樣子的話,她便需要一個強大的幫手。

    他搖了搖頭,“我并不覺得他能夠幫得上小姐你的忙。”

    “試試看吧。”甄媚并沒有反駁他的話語,而是輕嘆了口氣,眼神有些黯然。

    德叔也不再多說什么。

    雖然林辰很強,但是那個阻礙在小姐面前的龐然大物,可是南域最強大的勢力之一,遠不是所謂的八大家族能夠相提并論!

    也絕對不是林辰能夠招惹的。

    在他看來,甄媚的行為,終究只是徒勞。

    ………

    華陽城。

    魚家大廳之內,三女一男一蟒蛇正在交手。

    三女姿容絕美,手持長劍,劍影紛飛,朝著男人攻去,那男人在三女的攻擊之下,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樣,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眼神貪婪的在三女身上打量。

    這三個女人,正是龍雪瀾、劉璃和聞人月,那條七彩蟒蛇,則是七彩琉璃蟒。

    而那男人,看起來二十七八歲的模樣,長相算得上英俊,卻是給人一種陰狠之感。

    “小舞到底被你帶到哪里去了?快點把她交出來!”劉璃怒道。

    那男人一邊閑庭散步般的躲避著她們的攻擊,一邊笑容玩味道:“小舞?什么小舞?抱歉,我可不知道你們到底在說些什么!莫名其妙的跑來找我麻煩,又說什么小舞不見了,簡直就是在莫名其妙!敢在魚家和我動手,嘿嘿,今天,你

    們一個都跑不了!我看魚可卿還怎么護著你們!”

    撕拉!

    這時,七彩琉璃蟒巨大的尾巴,朝著那男人腰部狠狠抽去,帶起空氣撕裂之聲,氣勢駭人。

    那男人卻是嗤笑一聲,猛地出手,抓住七彩琉璃蟒的尾巴,手腕一抖,一股恐怖的力量傳到七彩琉璃身上。

    七彩琉璃蟒發出一聲尖銳慘叫,口中涌出鮮血,然后被像丟垃圾一般,丟到了外面的地上,無法動彈。

    “彩兒!”

    龍雪瀾臉色一變,就要出去查看七彩琉璃蟒的傷勢。

    刷的一聲,一個人影卻是擋在了他的面前,笑容戲謔,伸手兩指,朝著她的下巴捏去。

    “滾開!”

    龍雪瀾臉色憤怒,手中月神劍朝著對方刺去,快到極點,然而對方的手卻是更快,竟然用兩根手指將月神劍夾住。

    旋即,手指一抓,龍雪瀾感覺到手腕一疼,回過神來,月神劍已經被對方奪了過去!

    龍雪瀾也顧不得將月神劍奪回來,連忙后退,劉璃和聞人月也都是到了她身旁,驚怒交加看著那男人。

    “好劍!”

    那男人手指在月神劍上彈了下,聽著月神劍發出的嗡鳴聲,笑了起來。

    他看向龍雪瀾三女道:

    “別做無謂的抵抗了,除非你們也踏入化神境,否則在化神一階的我面前,根本沒有半點反抗之力。”

    說完,他眼中露出熾熱貪婪的光芒,在龍雪瀾三女凹凸有致的身體上打量著,笑道:

    “用這把劍,將你們身上的衣服,全部切割開來,那畫面,一定美到了極點。”

    “你敢!”

    龍雪瀾三女,又驚又怒。

    “魚陽燦!混蛋!你在對我的客人做什么?”

    這時,一個憤怒的喝聲從外面傳來,魚可卿看了眼院落中受傷的七彩琉璃蟒,臉色憤怒,沖到了客廳內,站在龍雪瀾三女面前,怒視著魚陽燦。

    雖然說,魚陽燦是他的堂哥,不過,她對這個好色自大的家伙,是一點好感都沒有,有的只是厭惡!

    魚陽燦見魚可卿到來,眉頭皺了皺,隨即冷笑道:

    “不是我對你的客人做了什么,而是她們來找我的麻煩!竟然敢對我出手,我差點都死在她們手上了!哼哼,無論如何,今晚這三個女人必須好好伺候老子才行!”

    “胡說八道!你怎么差點死在我們身上了?”聞人月大怒,這人簡直就是惡人先告狀。

    “我受了內傷!你們當然看不出來了!哈哈,別急,今晚咱們脫了衣服,好好互相檢查,你們就能發現了!哈哈哈!”魚陽燦淫笑道。

    這一幕,氣得龍雪瀾三女咬牙切齒。

    魚可卿惡狠狠看了魚陽燦一眼,隨即看向龍雪瀾三人,詢問道:“怎么回事?你們怎么和這家伙打起來了?”

    “小舞不見了!”

    龍雪瀾目光冰冷的盯著魚陽燦,她確定,小舞的失蹤,一定是這家伙搞鬼!魚陽燦則是聳了聳肩,一副和我無關的表情,眼中,卻是帶著一抹得意。 記住本站網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luocs.cn”,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北京11选五前三怎样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