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陳總

    第六百六十七章 陳總

    雖然宴會是在傍晚舉行,不過張月蓉卻是訂了早上的航班,對此林辰倒是沒什么意見。

    張月蓉知道林辰到時要直接從廣陽市去帝都,估計還不知道要呆多久,也是希望多一些和林辰單獨相處的時間,畢竟在家里,有著白藍和兩個小丫頭三個電燈泡。

    早上九點半,飛機準時起飛。

    張月蓉和林辰坐在商務艙靠窗位置。

    “林辰,你有沒有覺得,藍藍最近有點不對勁?”張月蓉看向林辰,開口道。

    “不對勁?有嗎?”林辰說完,卻是想起,那小丫頭最近的眼神確實有些幽怨,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張月蓉白了他一眼,道:“你平時不是挺聰明的嗎,怎么現在又變成了根木頭了?”

    “呃……”林辰無語,自己怎么就變成木頭了。

    不過,他想到白藍那有些幽怨的樣子,又想起,張月蓉說過,白藍喜歡自己,不由得干咳一聲,訕訕道:“你是說藍藍喜歡我?”

    “這不是明擺著的嗎?”張月蓉眼神變得有些幽怨,這個男人的魅力也太大了點,連家里的小妹妹都在惦記著他。

    “呵呵,藍藍應該就是把我當成哥哥而已,你別多想。”林辰干笑兩聲。

    他突然想起,之前為了讓白藍去上學,還忽悠她說,等她上了大學給自己當媳婦生娃,不會是那丫頭當真了吧……

    見林辰這么說,張月蓉也沒再說什么,心里卻是認定,白藍一定對林辰有著特殊感情,身為一個女人,她對這種感情是很敏感的。

    就在這時,身后突然傳來一個有些驚喜的中年男聲:“小張?”

    張月蓉聽到這聲音,回過頭去,接著露出禮貌笑容道:“陳總,沒想到你也在,還真是巧。”

    林辰聞言,知道張月蓉是遇到熟人了,便也轉過身去。

    叫張月蓉的,是一個看起來四十多歲,身材高大,有些中年發福的男人。

    他剛好坐在張月蓉后面的座位上。

    林辰一見這人便沒什么好感,臉色發青,嘴唇有些蒼白,眼睛渾濁,典型的縱欲過度。

    而且這中年人看著張月蓉的眼神有些貪婪,像是野獸看到了自己的獵物一樣,也是讓林辰有些不爽。

    中年人聽到張月蓉的話,笑道:“是啊,還真是巧,你也到廣陽市去?”

    “是的。”張月蓉簡單回答道,臉上帶著禮貌笑容,但卻是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

    她看向林辰,道:“林辰,我給你介紹下,這位是華鼎集團旗下所有酒店的總負責人陳東業陳總,我所在的皇庭大酒店也是在他的管理之下。”

    說完,又對中年人介紹道:“陳總,這是我的男朋友林辰。”

    “呃……”林辰和陳總都是一愣。

    林辰之所以發愣,是因為張月蓉是個臉皮很薄的女人,要讓她主動介紹自己是她男友,還真有點難得。

    而陳總則是皺眉看了林辰一眼。

    實際上,張月蓉之所以強調林辰是她男朋友,是有原因的。

    因為這位陳東業明明已經成家立業了,可是以前卻是曾經暗示過她,只要她愿意的話,可以當他的秘書,比當酒店大堂經理輕松多了,月薪也要翻兩倍。

    張月蓉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對方這個秘書沒那么好當,是要提供特殊服務的,便直接拒絕,同時心中也對這個陳總有些厭惡。

    只是當時這人也只是暗示,所以她也沒有撕破臉。

    陳東業心中有些惱火。

    他對張月蓉這個大美女可是念念不忘,加上他的事業很快就要更上一層樓,所以此時見到張月蓉,感覺就是老天安排這女人來給自己當情婦。

    結果竟然冒出來一個男朋友,他不惱火才怪。

    雖然他有老婆了,不過在他看來,自己功成名就,有多幾個女人是理所當然的。

    他打量了林辰一番,見他看起來就像是剛從大學畢業的樣子,眼中閃過一絲輕蔑,臉上則帶著虛偽笑容,道:“不知道林先生在哪里高就?”

    他有些狐疑,對方是不是個什么富二代。

    林辰雖然對他看向張月蓉的眼神不爽,不過對方總歸和張月蓉認識,語氣不好不壞的道:“沒什么高就的,我是個保鏢。”

    “保鏢?哈哈哈!林先生你不是在開玩笑吧?”陳東業忍不出笑出聲來,其實他已經相信林辰是一個保鏢,之所以反問,只是在諷刺而已。

    搞了半天,自己看上的女人,竟然被一個小保鏢搶去了,陳東業心中既不爽,又慶幸。

    因為他覺得,自己要搶一個小保鏢的女人,還是很容易的。

    張月蓉聽出了他話語中的嘲諷,不滿道:“陳總,你這是什么意思?職業沒有貴賤,林辰是個保鏢很好笑嗎?”

    雖然她不知道,林辰那么厲害,為什么要說自己是個保鏢,不過見對方嘲笑林辰,她心里就是有些惱火。

    “呵呵,沒,我沒別的意思。小張你不要誤會!”

    陳東業呵呵笑了笑,懶得再去理會林辰,對張月蓉道:“對了,小張,你這是要去廣陽市辦什么事?”

    “去參加葉氏集團今晚舉辦的酒店行業晚宴。”張月蓉倒是沒有隱瞞,因為據她所知,這人今晚也會過去。

    “你也被邀請了?” 陳東業呆了呆,沒想到張月蓉一個小小的酒店大堂經理而已,竟然也受到了邀請。

    這一次,葉氏集團合并了華鼎集團的旗下酒店,同時投入了大量資金,手筆很大,今晚晚宴到場的,要么就是酒店行業精英,要么就是一些酒店行業的大佬。

    張月蓉竟然也被邀請,這讓他很是意外。

    不過,他也沒去糾結這個,笑呵呵道:“你的工作能力確實不錯,被葉氏集團邀請過去也不奇怪,以后繼續好好干。”

    他說話時,完全就是一副領導教育下屬的口氣,張月蓉倒是沒覺得有什么,身在職場,這種場面她早就習慣。

    何況陳東業確實也是她的領導。

    然而,她無所謂,林辰卻是不喜歡別的男的用這種口吻對自己的女人說話,何況這家伙剛才的諷刺,也是讓他有些惱火。

    此時他也看出來了,張月蓉和這人,說不上多么熟悉,所以便沒了什么顧忌。

    他似笑非笑道:“陳總是吧,看來你也被葉氏集團邀請了?”

    陳東業聞言,忍不住有些得意的道:“我確實也被邀請了。”

    他嘴角勾起,一副俯視林辰的姿態道:

    “不出意外的話,我會成為葉氏集團新構建的酒店分部高管,雖然不會是總經理,不過,一個副總經理估計是有的。哈哈,不好意思啊,我忘記你只是一個小保鏢而已,根本無法理解,葉氏集團的高層意味著什么,這個職位又意味著什么!”

    說到最后,他語氣帶著嘲諷,根本不掩飾對林辰的輕蔑。

    “先別管我能不能理解你說的職位意味著什么。”

    林辰聳了聳肩,冷冷道:“你知不知道,凡事都有意外,或許你不會成為葉氏集團的高層,而是會成為個無業游民呢?到時候,你可就囂張不起來了!” 記住本站網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luocs.cn”,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北京11选五前三怎样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