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夢中人

    第二百三十九章 夢中人

    中年人忙是看自己雙手,只看到兩只手背上各插了一根銀針!

    林辰直接將他的槍取了下來,再次道:“你選擇回答我之前的問題,還是我來讓你開口?”

    中年人看到了林辰手上的銀針,也終于明白了,為什么對方剛才要轉過身來,應該是他轉身的一瞬間,就射出了銀針!

    他轉身時,是料定了自己不會馬上開槍?

    還是說,自己就算馬上開槍,他也根本不怕?

    中年人不知道,他此時心里只有著強烈的恐懼,雙腳發軟,這家伙簡直是個魔鬼,強大而且狡猾,讓他產生了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我說,我什么都說,求你放過我!那個女人在三樓最左邊的房間,黃大師和吳海都在那里,你放過我吧,不要殺我,我不敢報復你的!我馬上就離開華夏,再也不會回來!”中年人乞求道。

    “黃大師是誰?”林辰皺了皺眉。

    “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不過,他非常的可怕。”

    中年人有些畏懼的道:“之前剛見面時,李子只是說了句他就是個色鬼,結果當天晚上,李子那玩意就不中用了,后來才知道,是這位黃大師動的手腳,李子要找他麻煩,結果他的雙手開始腐爛,最后是李子給他跪下,他才饒了李子。”

    “還有別的嗎?”林辰淡淡道。

    中年人想了想,道:“我還聽吳少說過,之前好像有個富二代和黃大師搶女人,結果第二天就七竅流血死了!到了醫院都沒查出死因!”

    “還有嗎?”

    “沒,沒了。”中年人搖了搖頭,他對那個黃大師的了解也只有這些了。

    “很好,那你去死吧。”

    “你——”

    中年人說沒說完,就直接被林辰把脖子扭斷,倒在地上,眼睛滾圓,再沒有半點聲息。

    “我沒說過不殺你。”

    林辰對著尸體淡漠的說了一句,接著便走上樓,同時腦子快速運轉著。

    吳海之前吃了那么大的虧,現在還敢來找自己,他必然有所依仗,這個依仗,相信不只是這樓下的幾個人。

    很有可能,就是中年人口中的黃大師!

    讓男人那玩意不中用,讓人雙手開始腐爛,讓人第二天就七竅流血而死,醫院還查不出死因,林辰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字:毒!

    ………

    3樓,吳海在監控里看到樓下的場景,臉色變得有些陰沉。

    “狗屁的‘毒牙傭兵團’,還他嗎說就算是對上警察也不怕,真是一群廢物!”

    吳海罵了聲,跑到了黃大師門前,也不理門口的李開山,對著里面喊道:“黃大師,有麻煩了,你快點開下門!”

    門很快就被打開,黃大師臉上帶著些興奮,見到吳海后,有些不悅道:“怎么回事?”

    吳海急聲道:“這個女人的男人找上門來了,‘毒牙傭兵團’的那些人,都被他解決掉了!”

    “她的男人?”

    黃大師愣了下,指著被綁在床前的李昌道:“她的男人不是這家伙嗎?”

    吳海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接著瞳孔縮了縮。

    李昌被綁在床前,衣服已經被脫光了,下身那玩意血肉模糊,但是他仿佛沒有感覺到疼痛般,渾身通紅,直勾勾的看著他眼前的那個衣無寸縷的性感女人。

    這女人正是之前躺在床上勾引他的。

    李昌拼命掙扎想去抱那個女人,可卻怎么也掙脫不了身上的身子,發出不甘的低吼,眼睛血紅,像是只沒有理智正在發情的野獸!

    吳海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這個黃大師的手段,未免太過嚇人了,這比打斷手腳之類的可狠多了!

    想到這兒,他心里有些興奮,眼里冒著惡毒的光芒,期待著林辰等下也被弄成這副模樣。

    吳海搖頭道:“不是這廢物,這家伙其實就是那女人的前男友而已,現在來的才是正主!他已經在上來了,可能會有些麻煩!”

    “我怎么感覺,好像你是在利用我來對付他?”黃大師突然冷聲道。

    吳海嚇了一跳,臉色微變,急忙搖頭道:“沒有,我雖然確實和這家伙有些矛盾,不過主要還是看他的女人漂亮,所以才想把她獻給黃大師你。”

    “你會這么好心?我就說呢,這女人這么極品,你能弄到手,干嘛要送給我?”

    黃大師似乎想明白了什么般,笑了下,接著陰森道:“不過這個我也懶得去理會,只要女人夠漂亮,這種事情我很歡迎。她真正的男人來了才好,沒來的話,節目就玩不下去了!”

    一邊說著,黃大師一邊走進房間。

    吳海也跟著他走了進去,疑惑道:“黃大師,你說什么節目?”

    房間內,之前攙扶著張月蓉的那個美少婦陳虹也是沒穿半點衣服,見到吳海走進來,臉上沒有半點的驚慌,依舊是一臉媚態地朝黃大師笑著。

    張月蓉和之前一樣,依舊穿著衣服,不過臉色潮紅,像是被燒紅了的烙鐵般,細密的汗珠布滿她的額頭。

    吳海見到她這模樣,笑道:“黃大師,你給她吃春藥了?”

    “春藥?”

    黃大師笑了笑,“確實是春藥,不過這可不是一般的春藥,而這春藥便是我要玩的節目!”

    吳海呆了下,顯然不明白對方的意思。

    黃大師眼底閃過一絲病態的興奮道:“這春藥叫‘夢中人’,馬上就要起效果了。它可以讓女人的情欲到達巔峰,比一般的春藥要強上許多倍,而且它還有一種效果,無論她眼前的男人是誰,她都會產生幻覺,以為那個人就是她的夢中人。”

    “等下我和她上床,讓她男人在一邊看著,然后她一邊叫著她心愛的男人的名字,一邊向我求歡,被我壓在身下,你說,她的男人會是什么表情?”

    吳海的眼睛大亮,沒想到,對方竟然和自己想到一起去了!他要的就是羞辱林辰,讓林辰生不如死,黃大師的這個辦法,簡直是太妙了!

    一個男人,看著自己的女人叫著自己的名字,像別的男人求歡,被別的男人壓在身下,估計他會被活活氣死吧?

    同時,他也明白了,為什么黃大師要把李昌綁在床前,他是以為,這家伙就是這女人的夢中人呢!

    不過林辰是這個女人的夢中人嗎?

    希望是,那樣子的話,才會更有意思了!

    林辰,讓你來招惹我,這都是你自找的,我就是要讓你生不如死!

    吳海嘴角露出一抹惡毒的笑意,心里開始期待起來。

    這時,門外傳來林辰的聲音。

    “滾開!你是不是以為我不會殺你?你真是給軍人丟臉!” 記住本站網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luocs.cn”,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北京11选五前三怎样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