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四十二章:君王陷魔域

    “嘎嘎嘎嘎。”

    蒼穹中的那雙蝠眼中盡是輕蔑同戲謔,狂笑之后便不發一語。

    西賀人王竟被妖魔鄙夷了,當代武者早已習慣成為萬物之靈,哪會接受這樣的設定。

    沒有經歷過黑暗時代的兩位王者被這樣冒犯,此時只想把天上的那對蝠眼給挖出來。

    可眼前他們更需要考慮的,是怎么抵御翻騰的血海與兇猛的十二位天魔。

    血神界的規則同大千世界不一樣,此處絕靈之地,根本沒有能被式神調用的靈氣,它們所能依靠的,只有靈界碎片中吸納的,蘊藏在靈體中的些許。

    可這樣稀薄的靈氣,在血神界這樣充滿煞氣的環境中如何能夠長久,不過片刻功夫,三千頭強大的式神便被血污化去。

    而騰出手來的十二位天魔自然將攻擊目標,轉移到了兩位人王身上。

    初生的天魔本體并沒有在大千世界遇見得兇猛,但他們手中的修羅神器卻更加可怖了。

    剎帝手中的猩紅巨刃仿佛與血海擁有某種玄妙的聯系,空斬揮劈都會引起血海沖泉,那力量可以洞穿瓊華星君以虛空神杖所塑的厚重大地。

    須彌將怨魂骨槍擲入海中,數量龐大到難以想象的怨魂厲鬼自血海中撲殺出來,猶如狂潮。

    厄契的修羅神弓更是受到了血海的加持變得無比巨大,那搭在純白弓弦上的巨大血箭,更是冒著股讓人王都覺得詭異的不詳氣息。

    還有掛在天際的血月,只是盈缺變化便能引動血海潮汐,翻卷起數百丈的大浪;

    緋紅王冠召喚出的可怖血妖;鬼面鏈錘喚起的座座浮島;掌心邪眼更是化作獨眼的血巨人......

    十二件神器,每一件都內蘊某道血神界中的法則用以控制血海,十二位血羅剎在血神界中,擁有類似于王境強者的手段。

    但類似終究只是類似,這種借用神器才能施展的法則引導,對西賀兩位人王來說不過粗淺的把戲。

    若非身處絕靈之地,他們并不介意將這些“神器法則”一一破解,但就目前的情況來說,首先要解決的,還是血神界中靈力污穢的問題。

    王幽給了安玉樹一個眼神,在獲得肯定的答復后,放心地上前一步,陰陽御扇翻轉輕揮,憑空乍起的罡嵐颶風便將撲過來的血浪掀飛。

    再揮,一輪大日自扇面躍出,狠狠撞在身形巨大的血妖同巨人身上,極致陽炎直接湮滅頭戴皇冠的血妖,蒸發模樣兇殘的血巨人后落入血海,沸騰十里洪潮。

    看著王幽兩次揮扇便破開三位隊友的攻勢,持弓守望的厄契再坐不住,蓄勢長久的血海神箭朝著對方眉心射出。

    與此同時剎帝也卷起血海沖泉,撕碎兩位西賀人王足下的浮陸,給厄契的攻擊做掩護。

    其實哪里需要什么掩護,在血神界中,厄契的修羅神弓不知比在外頭強大了多少倍。

    特別是在凝聚血海本源的長箭后,更是有種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威勢。

    因為這并不是他本身的力量,而是來自于這個世界同血神主宰的力量。

    面對這種程度的力量集結,就連王幽這樣的強者也無法抵擋。

    但不能抵擋,不代表無法化解,天南王氏解決問題的手段,從來不止力量。

    王幽抬起右臂,陰陽御神袍的袖口變得天大,一甩便將極光掠影般的紅色箭影兜住。

    看到琰浮城的王者如此輕易地將血海神箭化去,就連血神主宰都感到有些吃驚。

    直到看見御神袍上的一處縫隙坍塌,他才明白了王幽的手段。

    “嘎嘎嘎,好個滑頭的小鬼,竟能想到用靈界碎片收攝靈技,再崩塌碎片化解,有點意思。”

    天地間想起的聲音,讓十二羅剎瞬間明白了王幽的手段,而在剛剛產生一絲自我懷疑的厄契,更是氣得渾身發抖。

    “我看你能有多少靈界碎片!”

    暴怒的厄契火力全開,面前血海浮起一根根粗大長箭,其余血羅剎也喊殺著沖向碎裂浮陸。

    “靈光照影,邪鬼封禁,攝魂鏡!”

    面對四面八方的攻勢,王幽還是那副平靜無比的模樣,只是左手古卷變成了一面造型奇異的銅鏡。

    形狀酷似八角燈籠上有八面漆黑的鏡子,隨著王幽念動神咒,這漆黑的鏡面射出歪歪捏捏的光。

    這些扭捏的光速度極快,如閃電般擊中撲殺過來的八位天魔。

    輕觸一瞬,便以更快的速度縮回漆黑的銅鏡。

    被觸及的八位天魔,在光芒抽離之后,便化作腐爛血肉墜落。

    這可怖的狀況嚇得四位沒被幽光擊中血羅剎,連神器都控制不好了。

    而再看王幽手中的八面銅鏡,剛剛還是幽黑無比的黑面中,多了八道紅白交織的真靈。

    ‘天南王氏的陰陽師,不光手段詭秘莫測,就連這神器也邪性得厲害。’

    一旁的瓊華星君看到王幽在沒有靈力的情況都能穩穩壓著十二天魔,心中感嘆的同時也暗道幸運。

    換做他來對付這些血羅剎,哪能這般舉重若輕,這充分說明一個好隊友的重要性。

    反觀他,除了最初動咒將血神界撕開一道口子后,便再無什么動作。

    這當然不是因為存心偷懶,而是他要準備的術法實在有些復雜。

    眼下虛空神殿終于回應了他的呼喚,正是動咒之時。

    “地火風雷,四元聚;神權天降,書靈序,九天洞靈!”

    神杖高舉,八翼張狂,洞開的靈界裂縫中灑下一道神光,印照大千,通過那神圣的輝耀,依稀可見界外有做莊嚴的神殿。

    海量靈力自缺口涌入血神界,安玉樹雙手握住神杖權柄豎在眉間,口中大喝道:“天、地、風、雷、澤。五元開天地!”

    神光耀眼,被血海沖泉撕碎的浮陸再次拼接匯聚,神光渡入讓這片死地發生奇跡。

    借助虛空神殿,瓊華星君往血神界中送入一方里世界,這片自成天地的浮陸里,靈氣源源不絕,五行齊聚。

    那飽滿的神光形成罡罩,辟易誅邪,威壓將血海都排出一個巨大凹陷。

    “改天換地,神君界術修為,真令王某心折。”

    感受周身充盈的靈氣,王幽向安玉樹夸贊的同時,心里也不由得有些郁悶。

    若是早早知道瓊華星君有這手,他當時便不該祭出浮世界里的三千式神,但昏聵的決定做都做了,現在就沒什么好后悔的,仔細配合,面對蒼穹中的恐怖才是正事。

    不知王幽心事的安玉樹將神杖放下,笑道:“術業不同罷了,若換做玉樹對付那些天魔,也不如寮主這般舉重若輕吶。”

    在血神界中創造出一方靈氣充盈的小世界后,兩位王者也不著急脫離,反而開始輕松敘話。

    畢竟對于王境強者來講,是否身處大千世界,戰力幾乎天壤之別。

    三百年修行,讓這兩位圣地的王者積累出堅實的底蘊,只要身處靈氣充裕的大地,便有數之不盡的高妙手段。

    這些強大的手段,讓他們即便面對可怖非常的血神,也有一戰的底氣。

    “妖魔被放逐,西賀再無封妖之路,今日能見血神主宰這樣兇名赫赫的大妖,實乃玉樹與寮主的福緣。”

    四對神翼貪婪的汲取靈力,四元神甲加身,胸口浮現六面繪有不同獸首銀色小盾的瓊華星君仰頭朝蒼穹的那對蝠眼道:“這樣好的機會,若不能盡興打一場,那就太可惜了。”

    王幽自然是能聽出瓊華星君言語中隱藏的渴望的。

    因為當今的西賀,實在太缺妖魔了。

    哪怕武道大昌一千年后的今天,世人依舊覺得世間最強的,還是那些曾經斬妖除魔的人族圣者。

    圣賢的功績是無法抹滅的,但圣賢的修為真是無法超越的嗎?

    當世圣地的王者,任何一位拉回到妖獸橫行的黑暗時代,都是最絕頂的強者,因為千年后的今天,人族武道早就不是當年那般粗糙的模樣了。

    不光是理念、功法、秘術、神通上的進步,就連鑄器、借勢、融合這樣的手段,都已變了模樣。

    上古時堪稱至高神器的寶兵,早已不是當世王者的首選,因為只有適合的,才能超絕的威力。

    人族真正強大了,王者卻沒了證明自己的途徑。

    就像修煉出絕世劍法的劍客卻沒了對手那樣,當代王境心里有多憋屈,只有天地知曉。

    所以能夠碰上千年前赫赫有名的大妖,瓊華星君的戰意是無法抑制的。

    不光因為王者渴望與妖魔戰斗,更是因為他要讓自己的大名,揚頌在西賀的天際。

    到了他們這樣程度的武者,所求的名聲已經不再是一州一幅的盛名,而是能不能千秋萬代的傳頌下去。

    就好像黑暗時代已經過去千百年,酒館中傳頌的,還是那些人族至圣先賢的故事那樣。

    但千年的歲月,那些強橫至極,又湮滅在煙塵里的王者,又有誰人能夠記得呢。

    但眼下就有一個逆天改命的機會擺在眼前,若能平定血神界,將血神主宰斬殺,那么王幽同安玉樹即便無法憑此封圣,也會成為西賀王者中,最耀眼的存在。

    他們兩的名號,直至千年后還會被世人傳頌,起碼龍洲臨川大地這些為血神所害的人民,將會永遠記住他們的名字。

    再沒什么比名傳千古,更能刺激王者戰意的了。

    王幽同安玉樹對視一眼,心中都已有了決意,那便是斬滅血神,名傳西賀千古!

    “嘎嘎嘎,真是,有干勁的小家伙。”

    至始至終沒有動手的血神主宰滿含笑意,朝著浮陸上兩位戰意滿滿的人王嘎嘎笑道:“但是別憋壞了老祖的小寶貝兒。”

    正主終于開口,安玉樹正要叫陣,卻發現身旁隊友驟變。

    那攝住八道血羅剎真靈的八面銅鏡正劇烈搖晃,王幽幾乎拿捏不住。

    “陰陽五行,八面封靈,赦定!”

    寬大的袖袍一展,王幽自里世界中抓取如虹靈力一道,注入手中銅鏡。

    五行封印鎮壓,莫說真靈,便是千年旱魃這樣的兇物,也掙脫不得。

    可沒想到境中八道真靈輕易撕開了五行封印,不斷沖撞著黑鏡界壁,幾下便讓八面銅鏡布滿了細碎的裂痕。

    王幽還想補救,卻連拿捏都拿捏不住,只能任憑神器脫手,在虛空中炸成碎末,八道真靈如游魚般落入血海。

    血神主宰初次出手,便將天南王者的一件神器破去,一直以來面色平靜的王幽終于露出幾許訝色:“好堅韌的真靈,好狂猛的引力!”

    “嘎嘎嘎,小家伙的器物倒有趣,就是不禁揉捻,輕輕一扯便碎了。”

    蒼穹上的血色蝠眼戲謔道:“剛剛你們耍了那么多手段,也該老祖玩玩了!”

    “哼,虛張聲勢,有什么手段盡管使出來!”

    八翼狂展,神甲加身的瓊華星君高舉神杖,權柄指著蒼穹蝠眼,不屑道。

    管中窺豹,從十二天魔對神器的運用上,就能看出血神主宰在靈力的運用上是何等粗暴。

    這是個僅憑妖魔本能戰斗的家伙,換一種說法就是,他根本沒有幾個放大自身能力的手段。

    即便在絕對實力上強過兩人,真正戰力上也沒有什么值得忌憚的地方,所以瓊華星君挑釁時,懷抱著無窮信心。

    然后,印照血神界的大千神光,就滅了!

    “什么!”

    安玉樹驚然抬頭,發現那撕開的靈界缺口突然消失不見,而他明明還能感到虛空神殿在不斷傳輸靈力啊。

    瓊華星君臉色變了,因為他不知道血神主宰是怎么做到奪走光明的,哪怕對方直接爆發一記重創他的靈技,他都不會驚訝,可現在的情境,卻是他從未預設過的。

    “老友說過,當年就是韓武同一個長翅膀的鳥人設計的他。”

    “看你的模樣,應該就是那個畜生的后人,那老祖便為老友,收點兒利息!”

    失去光明的血神界中又響起低沉的聲音,那飽含的憤怒和殺意,讓身處里世界的兩位人王,都覺得膚體冰涼。

    話音落下,在浮陸上嚴陣以待的兩位西賀王者察覺到靈界的規則變化,整個血神界,突然調轉過來!

    原本浮在血海之上的里世界,依舊是獨立的存在,可那深不見底滔滔不盡的血海,卻突兀地出現在兩位王者的頭頂。

    在血神主宰的獰笑中,傾覆而下! 記住本站網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luocs.cn”,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北京11选五前三怎样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