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第44章

    蕭圣峻對自己兒子宋冬松, 其實是有些不滿的。

    為什么這小子一心沉浸在他伯父給予的紙醉金迷中, 竟然沒想起來媽媽消失了這么久做什么去了?在他眼里,全世界的人都應該是圍著他的宋益珊打轉才對——哪怕不能要求全世界的人, 可是當兒子的至少應該做到吧?

    可是宋冬松其實也很委屈啊。

    他被這個所謂的伯父帶過來后, 每天好吃好喝好裝備不說,竟然還給他請了一位超級天才大腦的牛人,也就是他的崇拜者過來,親自對他進行智力拓展訓練。

    他樂在其中。

    樂在其中的同時, 當然也問起過自己媽媽,誰知道他伯父直接給他發了一些照片,竟然是他媽媽一心一意沉浸在陶泥中的照片。

    他一看,這才放心,繼續享受著有錢有勢的伯父為自己帶來的一切,沒事順便和伯父聊聊天, 逗逗樂。

    誰想到,忽然間, 這個據說是他爹的阿陶, 竟然出現了, 還一副對自己極為不滿的樣子。

    “爸爸——”他略顯聲音地喊出這幾個字:“這個事兒,確實好像是我不對。”

    人生第一次叫爸爸,真是有點不太舒服呢。

    蕭圣峻本來滿腦子不滿, 此時聽得爸爸這兩個字,頓時愣了下。

    他也是人生第一次被叫爸爸啊,雖說以前就知道這是兒子, 可是被喊了爸爸后的感覺還是不太一樣。

    “算了……以后長心……”他頓時沒有心思去計較兒子沒良心的事了。

    宋益珊倒是沒什么,她現在回想起被關在工作間里的日子,倒是有些感謝蕭圣嶂,如果不是這一段閉門思過式的日子,她也許依然無法解除心結,撥開那層塵霧,回憶起過去的一切。

    不過……她看看兒子這樂不思蜀的樣子,笑了笑,故意攬著阿陶的肩膀說道:“阿陶,既然宋冬松這么喜歡你大哥,干脆讓他留在你大哥身邊好了。”

    宋冬松一聽這話,頓時瞪大了眼睛:“別啊,媽,我的親媽,你什么意思,你有了男人就不要你的親兒子了嗎?你要把我扔了嗎?”

    宋益珊抬起手,摸了摸宋冬松的腦袋:“乖,你這小拖油瓶,就不要給我當三百瓦的電燈泡了。”

    宋冬松眼睛越發瞪大了:“媽,親媽……”

    被宋益珊攬著的蕭圣峻,也抬起胳膊,順手揉了揉兒子毛茸茸的腦袋:“你媽說得對,你不用跟我們回去了。”

    宋冬松眼睛瞪得不能太大了:“你,你們拋棄了我……不要啊……”

    這話還沒說完,就見到那對傳說中是他親爸親媽的人,挽著手直接離開了……

    他怔怔地望著這一切,簡直是想哭了:“他們不要我了啊!”

    “人生有時候就是這么殘酷。”蕭圣嶂從旁走過來,也拍了拍他的腦袋:“好在,你還有一個伯父,這才是親伯父,知道嗎?”

    宋冬松回頭,直接撲到了親伯父懷里,大聲喊道:“還是伯父好!”

    順便,把一臉鼻涕都揉到了他昂貴的襯衫上。

    哼哼,如果不是他,自己還不至于被仍在這里呢!

    *************************************

    回到陶窯村的路上,是蕭圣峻開車,宋益珊從旁享受。

    “原來你不止做飯好,開車技術也很好。”她忍不住笑著道。

    “這也是需要練習的。”蕭圣峻目視前方,淡定地道。

    “嗯,我猜也是。”她不免想起了老侯說過的,關于他為了練習做飯付出的努力。

    “是。”蕭圣峻忍不住側首,看了她一眼:“開始的時候,很糟糕,后來練了幾次,就慢慢好了,你覺得呢?”

    “我覺得?”宋益珊莫名,她哪里知道他以前車技如何啊:“我不知道啊!”

    “你如果沒有體會,那我太失敗了。”他的聲音依然穩定清冷,卻帶了不易察覺的沙啞。

    宋益珊有些疑惑地看向他,他目視前方一本正經,可是她卻忽然間明白了。

    “你!”太不正經了,明明一臉嚴肅的樣子,怎么可以說出這樣的話來:“如果不是你開著車,我一定掐你一頓。”

    她的聲音帶著嬌嗔的意味。

    這個時候車子已經快到陶窯村了,旁邊巍峨的蒼北山若隱若現。

    這條道路,正是當初那個秋雨朦朧的夜晚,她下車見到他的那條路。

    蕭圣峻緊握著方向盤,想著那一夜里他絕望中帶著一絲希望的心情,孤注一擲式的出現,幾乎賭徒一般的重新走入她的生活中。

    他其實是很害怕,最后的結果是她依然漠然地看著他離開,沒有一絲一毫的記憶,像看著一個陌生人一般。

    好在,她還是記起了自己。

    “你,在想什么……”宋益珊也發現了他異樣的情緒,湊過來,柔聲問道。

    如今的她已經知道,他并不愛多說話,可是只要有什么特別情緒,耳根下面必有異常,比如現在,他耳根下方隱隱泛紅。

    男人的皮膚本是偏白猶如象牙,此時泛著隱隱的紅,看著倒是格外動人。

    也只有在他身上,才能真正地明白,什么叫男色。

    男人,也可以是絕色。

    而此時的蕭圣峻原本回憶著那一晚的凄冷,以及今日的甜蜜,偏生宋益珊湊過來,吐氣如蘭,就在耳邊。

    他耳根處越發泛燙了。

    “你還記得那一晚,你撿到我的時候嗎?”

    “嗯,記得,你那天嚇到我了。”

    也是現在,她一次次地逼問,總算搞明白,其實她的陶人丟了后,就被老侯運走了,然后他直接站在了那里,等著她來撿起自己。

    “我當時很害怕,害怕你根本不搭理我,害怕你完全不會撿起我。”說著這話的時候,車子停了下來,恰好停在了他們最初相遇的那處。

    “你還害怕?”宋益珊無奈搖頭:“我當時差點以為自己成為了靈異文女主角你知道嗎?”

    “那現在呢?”停下車后的蕭圣峻,側首凝視著她。

    車窗戶剛剛落下一點縫隙,開春的風吹進來,微微掀起她些許劉海,露出潔白寬闊的額頭,以及白生生的耳根。

    那耳根,分外軟嫩,輕輕一咬,她便出聲,這是他在無數個夜晚慢慢發現的秘密。

    “現在,我是無腦言情文女主!”宋益珊感覺到了他發燙的視線,忍不住躲避開他的目光,輕笑著這么說。

    “無腦言情文?我還以為,你應該是——”蕭圣峻抬手,輕輕一扯,將她扯到了懷中。

    她小小地掙扎了下,沒能掙脫。

    誰讓他力氣大呢。

    “我以為,你應該是,色-情文女主角。”

    “什么……唔……”

    她不想當X情文女主角啊……她也不想在這么個地方和他練習什么鬼的車技啊!

    作者有話要說:  像我這么勤奮的作者,點金專欄收進盤子里吧。

    順,下一本,甜寵古言文《綺羅香》,求收藏,這是一個甜蜜蜜軟萌萌甜寵文 記住本站網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luocs.cn”,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北京11选五前三怎样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