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43章

    關于宋益珊和蕭圣峻之間的過往, 情況是這樣的。

    那個時候宋益珊也就是十五六歲吧, 她的師姐暗戀自己師父多年后,深夜表白獻身, 卻被殘忍拒絕。事情既然暴露了, 師徒二人再相處下去,也是憑空生出許多不自在,于是師姐絕然離開了師門,出去浪跡天涯——或者說四處作死?

    可憐陶人宋, 當年驟失所愛,一個人撫養女兒長大。他一雙慧眼,早就看出女兒天生臉盲癥,并不適合承繼自己的事業,對女兒也就沒抱什么希望。

    后來天橋之下撿了一個孤女,這孤女性情冷僻, 卻天生是這塊料子,用他的話說, 就是祖師爺賞飯吃的。陶人宋認下這位孤女當徒弟, 本意是繼承自己衣缽, 同時也算是和自己女兒做個伴。

    他身體并不好,不知道哪天就撒手人寰了,有個宋天賜陪著女兒, 自己走后,也不至于太孤單。

    人算不如天算,誰知道這孤女竟然并不是一心當徒弟, 竟然在青春期的關鍵時刻,對他有了不-倫的想法。

    陶人宋飽受打擊之后,精神狀態就不太好,以至于忽視了自己女兒心里的一些想法。

    于是在這個時候,宋益珊慢慢地走入了極端。

    她以為師姐離開了,繼承父親衣缽的責任在自己頭上。

    她以為只要自己努力有所成就,父親就能展開笑顏。

    偏偏她如同愛迪生一般屢敗屢戰的斗志,最后迎來的還是失敗。

    而就在她因為失敗灰心喪氣的時候,偏偏有個學了一個多月陶藝的少年,竟然跑到他面前,顯擺式地拿出了他做的陶人。

    你見過這樣的人嗎,別人科班出身奮斗多年卻毫無所成,他卻輕輕松松一個月搞定。

    那一刻,宋益珊心中仿佛有一萬頭神獸在奔走。

    不過當時的宋益珊那么乖,她當然想不到那么多說辭,她只是怔怔地望著眼前的少年,無法相信地望著眼前的少年,努力掩蓋好自己脆弱的心,故作強勢地說出幾句蠻不講理的話,之后便哭著跑開了。

    她討厭那個少年,恨那個少年,再也不想看到那個少年了!

    于是她之后,徹底無視了那個少年。

    后來她的父親去世了,行尸走肉一般地送走了父親,一個人回到凄冷的家,望著父親臨終前總是會徘徊的工作室,心如刀割的她,竟然破天荒第一次買了一捆子酒,狂飲一番。

    不愛喝酒的人試圖用喝酒來麻痹自己,結局當然只有一個,那就是喝醉了。

    本來她喝醉也就醉了,痛苦地沉淪幾天后,喪父之痛總歸會過去,日子也是要繼續過的。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意外發生了。

    其實也不是意外,應該說是本該就會發生的。

    那個每一次見到她都能看到她的一個笑容的蕭圣峻,來到了她身邊,默默地守候著她招呼著她。

    在喪禮上,他就很擔憂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她,生怕她有什么不好。后來葬禮結束,他和其他幾個學徒一起離開后,總歸是不放心,又讓老侯開車帶他過來。

    他不想走了,想守著她,照顧她。

    原本他想得很簡單,就是照顧,那個時候的他還很單純,單純得對她不會有一絲一毫的邪念。

    可是就在這種照顧中,酒醉的她吐了,他只好幫她脫衣服,然后抱著她去清洗。

    一來二去,任憑再單純的少年,也是有點本能的。

    哪怕他不會,他也有屬于自己的生物本能,于是接下來,天雷勾地火的事情就發生了。

    關于那一夜到底怎么回事,其實蕭圣峻想起來,也很難以啟齒。

    他幾乎不知道自己怎么完成的,但是從一些生物學生理學書籍上的對比看,自己確實做了。

    那并不是一個愉快的夜晚,因為有些疼,也有些緊張,傳說中的愉快,他絲毫沒有嘗到。

    不過他還是很高興的,這意味著她和他之間更親密了一步。

    那一天早上,一夜沒睡的他,凝視著她恬靜的睡顏,心潮起伏,不知道生出多少憐愛和甜蜜,只恨不得守護她一生一世。

    后來他看看差不多到了該早餐的時候了,就出去找老侯,讓老侯帶著他去買早餐。

    他喜歡家對面孟記的早餐,一定要讓宋益珊在醒來后第一時間吃到他最愛的孟記早餐。

    當他重新回來的時候,恰好遇到了其他幾個學徒,原來大家都是有些擔心,也是舍不得,便相約過來看看。他當時并沒有多想,就隨著他們一起過來了。

    那個時候宋益珊已經起床了,招待了他們。

    他本來是緊張忐忑的,因為不知道宋益珊會不會生氣,會不會惱他,還是說,其實她也喜歡?

    可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她根本對自己毫無反應。

    她面對自己時,是同面對其他學徒一般的客氣疏遠,帶著禮貌的淡笑。

    他有點疑惑了,盯著她看,誰知道她卻只是回給他一個無辜的笑容,仿佛不明白他這是怎么了。

    他就想,她是不是生氣了?生氣自己買個早餐花了這么長時間?早知道自己不應該執著于孟記的早餐,或者說不應該非要自己親自去買啊,可以讓老侯買了送過來,這樣自己就可以一直陪著她。

    他在心里模擬了很多種,她如果真因為這個生氣了,自己該怎么辦,是不是應該和她說些好聽的話,是不是應該低聲下氣哄哄她?

    或者說,抱著她,親一親她,書里不就是這么寫的嗎?

    不知道做了多少腦補的蕭圣峻并不知道,此時的宋益珊看著他,真得是和看其他學徒沒什么兩樣。

    在她心里,他和其他人都長得差不多吧,看樣子和語氣都是她父親的學徒,都為父親的死而難過,都是好心來勸慰她的。

    只不過,這個學徒似乎比別人長得更高,也更沉默而已。

    到了后來,其他學徒走了,這個學徒竟然還不走,傻傻地站在那里看著她。

    她就更納悶了,只好客氣禮貌地問:

    “爸爸走了,能得你們這么惦記著,他泉下有知,也該安慰了。”

    “你……還有什么事?”

    她有些疑惑地望著眼前的學徒,不明白他這是怎么了。

    而這個時候的蕭圣峻,望著她陌生又詫異的眼神,那是純粹面對一個陌生人的眼神,他真是猶如遭受雷劈一般。

    他一直以為,每天自己走進宋記陶藝,她都會特意抬起頭來對自己笑,可是現在,他忽然意識到,那只是她禮貌性的動作罷了。

    她對自己笑,也對別人笑,這是她的修養和禮貌,和對方是誰沒有關系。

    而現在,她招待了自己,也招待了別人,在她眼里,自己和別人沒什么區別。

    他一直以為的兩情相悅,暗暗相許,一切盡在不言中,其實都是一個人的笑話!

    到了最后要走出大門的時候,他忍不住問了她一句:“你能對我笑一下嗎?”

    萬念俱灰的他,抱著最后一絲希望,他還想看她對自己笑。

    可是此時的宋益珊,只覺得眼前這位學徒精神上好像有點不對勁,她略顯緊張防備地望著他,小心翼翼地說:“你……你沒事吧?如果沒事,我先回去了。”

    蕭圣峻聽到這話,看了她最后一眼,沒再說什么,轉首默默地離開了。

    回到家的蕭圣峻,舊病復發,頹然倒地。

    **********************

    “對不起……阿陶,是我錯了。”她伏在蕭圣峻肩膀上,低聲說道。

    是嫉妒和無能蒙蔽了她的心。

    一個宋天賜已經足夠日日夜夜地彰顯著她的無能,所以她非常陰暗地去忽略了那個被父親稱贊過的蕭圣峻。

    蕭圣峻緊緊地抱著她,抱得指尖都泛白了。

    “我等了好多年,好多年里,我做夢都夢到,你再對我笑。”他低聲在她耳邊喃喃道:“不要對別人笑,只對我一個人笑,記住了嗎,只能對我一個人笑。”

    如果她依然把自己當成茫茫人群中辨不出面目的那一個,他會生氣的,他希望她記得自己,只記得自己。

    “我記住了,這次一定記住了。”她承受著他的吻,斷斷續續地說:“我也做出了陶人,你的,我的,還有宋冬松的,我們一家三口的。”

    “是。”他看到了,她做出了一組陶人,那組陶人,是承繼了昔年陶人宋風采的杰作,是當之無愧的陶人宋后代作品。

    他用如山的金錢捧起了一個阿丑丑狗,別人笑他瘋狂,可是只有他知道,那么多錢,他買的只有一樣,她對自己的信心。

    望向旁邊那組陶人,他忽然道:“其實,這組陶人作品還缺一個東西。”

    “嗯,缺什么?”她依在他懷里,軟軟地問。

    蕭圣峻的手伸到了口袋里,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個小小的陶人。

    這是十七歲時候的宋益珊。

    “缺這個。”

    他彎腰,將這個小陶人放到了那個“陶人蕭圣峻”的懷里,讓它捧著。

    望著眼前的情境,宋益珊想起過去,咬唇輕笑了下。

    “可惜當年你做的那個,已經不見了。”

    “這個就是。”蕭圣峻回過頭,笑了笑:“當時丟了,我想想心疼,又撿回來了。”

    撿回來了,一直保留著,存到現在。

    因為那是他這輩子做出的一個陶人,也是他第一次心動。 記住本站網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luocs.cn”,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北京11选五前三怎样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