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41章

    關于宋天賜被逐出師門, 以及因為什么被逐出師門的, 這是一個秘密,一個除了宋天賜和已經去世的陶人宋, 沒有任何人知道的秘密。

    宋益珊都不知道。

    那個時候的宋天賜才十八歲, 年輕得像一朵月季花。

    當這朵月季逐漸綻放吐露芬芳的時候,她逐漸陷入了她這輩子無法逃出的羅網,喜歡上了一個不該喜歡的人。

    那個人是她的師父,也是一手把她撫養長大的人——陶人宋。

    于是在一個深夜里, 她在一番哭訴后,撲入了陶人宋的懷抱。

    她愛這個男人,這個男人在她心里,不光是自己敬仰的師父,還是一個自己深愛的男人。

    陶人宋大驚,驚過之后, 則是大怒。

    當晚,兩個人一夜無眠。

    凌晨時分, 陶人宋睜著一雙徹夜未眠的眼睛, 將她逐出了師門, 并且告訴她,從此之后,她宋天賜, 和陶人宋再也沒有任何瓜葛了。

    宋天賜沒想到師父竟然這么狠心,跪在那里哭求,然而卻無濟于事。

    她就這么被趕走了。

    被趕走的她, 浪跡天涯,遇到過很多人很多事,放縱過墮落過。

    一直到有一天,她聽說了師父去世的消息,才匆忙趕回來,然而卻沒來得及見到師父最后一面,以至于留下了這輩子最大的遺憾。

    她并不喜歡宋益珊,甚至瘋狂嫉妒著宋益珊,嫉妒著作為陶人宋親生女兒的宋益珊可以光明正大一輩子留在師父身邊。

    可是她依然隨著宋益珊一起,回到了陶窯村,去守著那個陶人宋出生長大的地方,守著那個陶人宋的發源地。

    沒有人為她立牌坊,她是為自己的心而守。

    她的守候,只有她一個人知道。

    原本以為這是一個永遠的秘密,沒想到,如今被蕭圣嶂一語道破。

    “你……到底要怎么樣?”她咬唇,微微昂起頭,一臉防備地盯著蕭圣嶂。

    “不是我要怎么樣,而是你要怎么樣。”蕭圣嶂意味深長地道:“難道你自己就沒有點自知之明,宋家的事兒,你該干嗎?”

    宋天賜緊緊皺眉,她知道眼前這個人在威脅自己。

    “你到底是什么目的,你帶走了宋益珊,為什么?”宋天賜其實未必多喜歡宋益珊,可是,她卻不能眼看著在師父陶人宋離開人世后,自己這個唯一的師妹受別人欺負。

    “這是家事,你管不著。”蕭圣嶂一個冷笑,直接扔給宋天賜一句。

    家事?

    宋天賜擰眉審視著蕭圣嶂,這個時候她也漸漸發現,蕭圣嶂和宋冬松長得極像。

    “你和宋冬松是什么關系?”

    “我為什么要告訴你?”蕭圣嶂毫不客氣地反問。

    宋天賜被噎了下,原地站著,沉默了好半響,終于從蕭圣嶂的辦公室里退出來了。

    *************************************

    這些日子,宋益珊幾乎與世隔絕——除了偶爾有限的時候,她可以上網看看外面的新聞。

    她當然知道,她的阿丑丑狗此時已經爆紅網絡,而那個玩具公司根據阿丑丑狗的形象開發出的一系列玩具,預訂單已經創造出了一個天文數字,成為了互聯網時代的一個經濟奇跡。

    除了這些錢財上的豐收,她的那只阿丑丑狗,也相應地得到了許多藝術大師級別人物的肯定。

    他們認為這只阿丑丑狗丑陋的外表下,表達的是小小生命在這個喧囂的人世間夾縫里求生的無奈感,說它的眼睛懇切真誠,里面承載了小孩子的無助,成年人的無奈,以及老年人的蒼涼。

    這只阿丑丑狗逐漸被人們所憐憫、接納以及喜歡。

    而這件事的最高-潮之處,是一個頗有名氣的小童星,在一個綜藝節目上,抱著一只阿丑丑狗的樣品,自始至終不舍得放開。當采訪到她為什么喜歡阿丑丑狗時,她用軟糯的語調,疼愛憐惜地說,它看著太可憐了,我要一只抱著它不放開。

    這句話,不知道打動了多少人。

    宋益珊望著這一切,卻仿佛一個局外人。

    恍惚中,她會覺得這一切都是假的,那只是一只再普通不過的小丑狗罷了,怎么可能得到這么稿的評價,得到這么多人喜歡。可是另一方面,她又會想起她做出這只小丑丑狗時的心情。

    二十多年所積累的挫敗和無奈,以及誤以為阿陶喜歡上隔壁韓小姐時的酸澀,所有的一切融合在一起,都被她傾注在這只可憐的小丑狗身上了。

    是因為她在小丑狗上傾注了她自己太多的情感,所以它才成為一個打動人心的作品嗎?

    宋益珊垂下眼睛,望向工作室角落里各種陶藝器具以及堆積著的陶泥,不由自主地走到角落,摩挲著揉捏起來。

    當處在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工作室里時,她不免再次想起了父親。

    想起了曾經青澀而無奈的歲月,每日都沉浸在灰暗的陶泥中,一次又一次地嘗試,一次又一次地失敗。

    父親告訴她說,就算摔倒一百次,也要在一百零一次以最美的姿態站起來,可是她嘗試了一百零一次,依然是失敗。

    別人的少女時代是怎么樣,她不知道,她的十幾歲所有的記憶,幾乎就是這間工作室。

    有時候外面同樣下著雪,她會走出去看雪,看著雪花飄落下來,一點點沁涼了她的心。

    她知道父親對自己也許未必有那么多期待,可是她對自己有。

    她也知道為什么宋天賜的名字叫天賜,應該父親發現了宋天賜在陶藝方面的天賦,以為自己得到了一個繼承人,這是上天賜給的。

    宋天賜是被認定的,她不是。

    她不明白宋天賜為什么一直在同自己比拼,可是她卻清楚地知道,自己從一開始就是個落敗者。

    低下頭,她將陶泥捏在手中,看著它們從自己指縫里溢出。

    “你竟然真得在這里……”一個聲音傳來。

    宋益珊猛地抬起頭,卻看到了宋天賜。

    “你怎么過來了?你認識蕭圣嶂?”宋益珊看到師姐宋天賜的時候,是驚詫的,因為她知道這一塊已經被蕭圣嶂的人控制著了,不可能有外人冒然闖進來的。

    為什么如今宋天賜旁若無人地走進來,老侯卻絲毫沒有阻止?

    “我不認識蕭圣嶂,但是我還認識這里。”

    宋天賜的聲音帶著一絲灰敗。

    “你——你怎么了?”宋益珊疑惑地望向師姐,她從師姐的眼中品味出了蒼涼和無奈。

    宋天賜咬咬唇,盯著眼前的宋益珊。

    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多少已經猜到了。

    宋益珊的兒子宋冬松應該是蕭圣嶂的,蕭圣嶂為了保護宋益珊,把她藏在了這里。

    她凝視著眼前這個比自己小三歲,卻心思單純太多太多的小師妹,眸中泛過黯淡。

    目光下移,她看到了地上的陶泥,熟悉的陶泥。

    “宋益珊,你知道嗎,我真得很羨慕你。”

    “羨慕我?”宋益珊的手半握著手中的陶泥,詫異地望著宋天賜。

    她不明白,被父親認定是上天賜給他的承繼人的宋天賜,竟然在羨慕自己這個一事無成的人。

    “是。”宋天賜苦笑一聲,走到了她身旁,蹲下來,和她一起揉捏著地上的陶泥:“我羨慕你,是因為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師父就會疼著你寵著你,哪怕你笨得不可理喻,師父依然會打心眼里喜歡你。”

    因為宋益珊是師父的親生骨肉,是師父這輩子最心愛的女人為他生下的小寶貝。

    “可是……我就是太笨了,我永遠沒辦法像你一樣,輕松做出那么好的陶人作品……”宋益珊喃喃地道。

    其實在宋天賜面前,她一直是被打壓的,是自卑的。

    “那又怎么樣!”宋天賜忽然有些提高了聲音:“你會不會做陶人,笨不笨,這些并不重要,從來不重要!”

    她就是不想讓宋益珊知道她到底有多幸福,所以在回到陶窯村后,一直不遺余力地打擊著她。

    打蛇打三寸,她知道怎么欺負宋益珊才能讓她不好受。

    “這些不重要嗎?”如果是隨便一個其他人,宋益珊可以認為,這些不重要,可是對于宋益珊來說,這些太重要了,比她的命還重要。

    她活了二十幾年,生命中有一多半的時間,都在糾結在這個對她來說太過重要的事情上。

    “你別傻了!你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從來不睜開眼往外看一眼,你以為師父希望你繼承他的事業嗎?不,從來沒有!他希望我繼承他的事業,因為他知道這是一條多么艱澀的道路,他不舍得你來受這個罪!他從來從來都希望你活得更單純些,更快活些,從來沒有非要你去實現他的成就和夢想!”

    宋天賜是用來繼承事業的,宋益珊是用來疼愛的,就是這么涇渭分明!

    “父親他……真得這么想?”曾經阿陶也這么說過,可是她卻并不信的。

    她一直以為父親對她是失望的,太過失望,所以只能寄希望于宋天賜。

    “不然你以為呢?你以為他對你的期望是什么?你每天都泡在工作里做陶泥,他以為你是真的喜歡,所以從來不阻攔你,想著你喜歡就喜歡吧,他只是單純地希望你做點自己喜歡的事而已!”

    宋益珊和宋天賜,從來都是不一樣的。

    而那種不同,在曾經的宋益珊看來也許是無奈,在宋天賜看來,卻是痛。

    宋益珊低頭怔怔地盯著手中的陶泥。

    父親早已經不在了,這個答案,她是問不到的。

    她只能望著這些陶泥,父親曾經相伴終身的陶泥,喃喃自問,他真得……從來只是希望自己單純地喜歡陶藝嗎,從來沒有嘗試著把那副沉甸甸的擔子落到自己頭上嗎?

    窗外雪花依然紛飛,屋內溫暖如初,宋天賜什么時候離開工作室的,她一概不知。

    她閉上眼睛,一遍遍地回憶曾經父親的音容笑貌,想著他臨終前對自己的那個笑。

    那個虛弱,憐惜,卻充滿包容的笑。

    那是父親對女兒最后的一笑。 記住本站網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luocs.cn”,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北京11选五前三怎样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