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39章

    宋益珊跟著老侯坐上了一輛車。

    這是一輛很高檔的轎車, 即使宋益珊絲毫不懂車, 也能感覺到這輛車的豪華和氣派,和剛才做的出租車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

    暖風開得很足, 身后的真皮沙發很舒服, 可惜宋益珊絲毫沒有享受的心思。

    “宋小姐,我家二少爺做得飯,如何?”老侯笑呵呵地和宋益珊搭話。

    “還好。”宋益珊惦記著自己兒子,哪里有心思說這吃飯的事, 便隨口這么說。

    “我是國家高級廚師,同時還有法國專業廚師證書 CAP de Cuisine。”老侯慢騰騰地這么說。

    “侯先生,這確實很了不起。”宋益珊心不在焉地敷衍,她不明白老侯為什么和自己顯擺這個?

    “二少爺從小嬌生慣養,本來是連茄子長什么樣都不知道。”老侯別有深意地望著宋益珊。

    “嗯?”宋益珊心里微頓,她看出老侯的話還有后續。

    “可是后來, 他不知道為什么忽然要跟著我學廚藝,學了整整一個月。”老侯嘆息:“不知道被燙了多少次, 才總算學出一手好廚藝。”

    宋益珊頓時明白了。

    她微微垂下眼瞼, 腦中回想起阿陶給自己做出的各種美味。

    每一樣, 都是自己最愛吃的,恰好能抓住自己的胃口。

    她總以為,那雙修長優雅的手, 本來就會做這些飯菜。

    現在想想,卻原來只是一個月時間勤學苦練的結果。

    他為什么要練這些,她已經明白了。

    再次抬起頭, 望向窗外,窗外白茫茫一片看不真切,可是她的腦中卻是前所未有的清醒。

    阿陶來到自己身邊,也許是有所隱瞞,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為了能夠留在自己身邊,他背后到底付出了多少。在自己和宋冬松看來也許理所當然的事情,在他,卻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做著他那樣的人本來完全沒必要去做的事情。

    “哎,只可惜,我只教給他廚藝,卻忘記教他家務了。”耳邊傳來老侯的嘆息。

    “家務?”宋益珊疑惑地看向老侯。

    老侯點頭:“是啊,所以他連個盤子碗的都不會刷。我家二少爺那個人吧,本來是很聰明的,什么東西他只要肯學,就一定能學會。只可惜,他也有個毛病,那就是再簡單的東西,如果不能按照教程好好地學,那他也是學不會的。”

    比如說刷碗這種事,如果不認真地一板一眼地教,他可以每天給你把碗全都摔碎了。

    說白了,對于生活中的許多事,他就像一臺精密的高等計算機,有輸入才能有輸出,輸入得好輸出才能好。沒有輸入,再簡單的事,他也沒辦法自行學習演繹。

    宋益珊聽著,咯噔一聲,不免想起阿陶弄出的那些瓷盤碎片,以及為了掩飾這些低級錯誤,竟然半夜三更披著床單跑出去扔瓷盤碎片……

    想起過去,其實她幾度因為阿陶的異常行徑而心生疑惑,對他產生防備心思,真是宋冬松拿著大木棍還差點直接劈向了阿陶。

    但是阿陶呢,卻是放棄了自己養尊處優的生活,來到她身邊,忍受著不習慣的布料和衣服,做著依他的身份本來就不該做的……

    宋益珊鼻根處有些泛酸。

    旁邊的老侯不再說話了,只是轉首也看向窗外,望著那往后飛馳的雪樹銀花,悠悠地說:“今年天真是冷啊!”

    ***********************************

    不知道過了多久,車子終于停了下來,老侯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宋益珊開始還不覺得,后來下車了,頓時愣在那里。

    “這里是……”她微微咬唇,凝視著眼前破敗的一切。

    她怎么可能不記得這里,曾經和父親生活在這里許多年。

    前面是小小的陶人宋店鋪,后面是一溜兒的平房,承載了她十歲到二十歲所有的回憶。

    只是曾經的這里,不但有陶人宋的大牌子,還有燒餅油條豆漿攤子,還有理發店的王老爺子,還有賣水果的陳嫂嫂。

    閉上眼睛都能浮現在眼前的熱鬧和繁華。

    可是現在呢,現在所有曾經的一切都沒有了。

    大部分房屋都拆了一半,小部分沒拆的,在那白雪掩映間,隱約可見一個紅色的“拆”字,仿佛彰顯著它們已經被判定的命運。

    “這里已經要拆遷了,再過一個月,將是一片廢墟。”

    也許是因為風雪的緣故,老侯的聲音隱約有些遙遠。

    宋益珊回過頭,盯著老侯:“為什么要帶我來這里?蕭圣嶂先生……在這里?”

    老侯望著宋益珊,笑了笑:“我家大少爺,將負責這一片土地的承建。”

    宋益珊微微皺眉,卻不言語。

    他家大少爺承建這片土地,至少目前看來和自己并沒有什么關系。

    但是他們把自己帶到這里來,顯然是對自己的過去經歷早已經了如指掌。

    他們到底要做什么?

    “宋小姐,外面天冷,還是請吧,咱們進屋談。”

    進屋談?

    宋益珊在疑惑中,跟隨著老侯往前走,來到了一處快要倒塌的房屋前。

    這個房屋前的木門,即使已經被風雪摧殘得搖搖欲墜,她也是不會錯認,這就是昔年陶人宋門店的大門,曾經這個大門上方,應該是懸掛著一個黑色的牌子,上書“陶人宋”三個大字。

    曾經的盛名和榮耀,此時已經隨著父親那個沉默男人的去世,而逐漸暗淡,并最終將埋葬在這一片風雪之中。

    踩著那咯吱作響的積雪,邁過那搖搖欲墜的大門,走進了曾經的庭院,布上臺階,跨入了昔日父親的工作室。

    一走進去,讓她意外的是,這間工作室竟然和外面的破敗和凄涼截然不同。

    這依然是一間陶藝工作室的模樣,雖然已經和她記憶中不太一樣了。

    工作室的角落里,放著一個電暖爐,地面上鋪著上等的長毛地毯。

    而就在靠窗戶的位置,放著一張鐵灰色沙發,上面坐著一個面目冷硬的男人,正皺眉審視著自己。

    宋益珊乍見了這人,先是心中微驚,接著仔細打量這個男人,她終于明白過來了。

    “您是蕭圣嶂先生吧?”

    一見到這個人,就再也沒有疑慮了。

    因為他竟然和自己的兒子宋冬松長得仿若一個模子脫出來的。

    看著這位和自己兒子如此相像的男人,她略有些尷尬,但更多的是涌上心頭的不滿。

    “是。”蕭圣嶂在面對自己弟弟時,是一讓再讓,可是面對除了弟弟之外的人,他可從來沒有讓步的習慣,審視著眼前的女人,他挑眉,冷冷地道:“宋小姐,知道今天為什么把你請到這里來嗎?”

    “不知道。”宋益珊微微仰起臉:“蕭先生有什么話盡管說就是了,犯不著如此大費周折,先支走了圣峻,又帶走了冬松。”

    蕭圣嶂微微挑眉,冷望著眼前這位準“弟妹”,淡淡地道:“這是你十歲到二十歲居住的地方,也是你曾經學習陶藝的地方吧?”

    “是。”

    “好,那我希望,故地重游,能讓你回憶起一些什么。”

    “回憶什么?”仿佛有什么念頭在宋益珊腦中一閃而過,不過那念頭消逝得太快,她抓不住。

    蕭圣嶂沒有回答,而是抬手,輕拍了幾下。

    于是外面門開了,有兩個黑西裝的男子,抬著一個陶人走了進來。

    “這是我做的陶人。”宋益珊立即認出來了。

    她親手做出來的陶人,是阿陶一模一樣的陶人。

    蕭圣嶂冷聲道:“你既然能做出這樣一個陶人,也算是你有心。不過,這還不夠,我要你回憶起關于過去的一切。”

    ——那些被弟弟圣峻小心翼翼視若珍寶地收藏在心間,卻被她輕而易舉拋在腦后的過去。

    他想起來,都替弟弟感到委屈。

    “可是我不明白,你到底要我回憶什么?”

    她心中一片茫然。

    如果說,她有哪怕一絲一毫的印象,她一定會拼命地回憶的。

    可是沒有,關于阿陶在她生命中的痕跡,除了醉酒的那一晚是可以推斷出來的,其他時候,她沒有半分線索。

    蕭圣嶂看著她一副莫名所以的樣子,心地頓時一股無名火起。

    天底下怎么有這么沒心沒肺的女人,他弟弟那些年的痛苦,在她面前,簡直成了一個笑話。

    “我可以給你一點提示。”蕭圣嶂咬了咬牙,還是抬手這么說道。

    于是旁邊的墻壁上,瞬間有了投影,投影里,出現了一個高瘦的少年。

    少年的眉眼頗為熟悉,看上去應該是年輕時的阿陶。

    作者有話要說:  大概五六章就能完結了,寫完這段來點甜蜜甜蜜番外 記住本站網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luocs.cn”,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北京11选五前三怎样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