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37章

    宋冬松自從拿到了阿陶給的十道題后, 就沉浸在其中無法自拔了。

    初看他覺得這些題目很簡單, 后來慢慢地體味一番,才發現另有玄機, 再仔細地驗算一番后, 不免緊皺著眉頭,陷入了深思。

    他太專注于這些題目了,以至于周圍發生了一切變化,他都沒太關注。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他再次睜開了眼睛,詫異地看向了四周圍。

    這是一個裝飾豪華的房間,一派的歐式裝修風,而自己正躺在一張大床上。

    他抬起手,先摸了摸自己身體,喔, 毫發無傷。

    接著他又看到了自己手里捏著的一疊子紙,這是阿陶之前給他的智力題, 還有他驗算到一半的結果。

    “發生了什么事, 我被綁架了?”

    這是進入他腦子的第一個想法。

    媽媽的阿丑丑狗被拍賣了一個天價, 而且還瞬間走紅網絡了,樹大招風,懷璧其罪, 也許是有人眼紅了,所以來綁架自己?

    他嘆了口氣,搖頭:“人心不古, 見錢眼開啊!”

    不過這個時候想太多也沒用,反正綁匪還沒出現,暫時也無性命之憂,他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題目,決定——還是先把阿陶的這些題目做完吧。

    他答應了的,如果自己做完了,他就勸說媽媽花錢給自己買全套的游戲裝備。

    為了那套心儀已久的裝備,宋冬松決定先埋頭把題目解決了。

    ……

    于是,當蕭圣嶂走進房間的時候,宋冬松連頭都沒抬。

    蕭圣嶂皺了皺眉頭,他開始隱隱擔心了。

    這小子,怎么回事?可別和他爹一樣,有什么社會交往方面的障礙?作為一個小孩子,這個時候他不應該是眼含熱淚瑟瑟發抖大喊著媽媽救我嗎?

    “咳。”他故意加重了腳步,同時輕咳了一聲。

    在他做出這一番動作后,果然,宋冬松仿佛察覺到了他的存在,抬起頭,看了他一眼。

    他面目冷硬地站在那里,等著宋冬松說點什么。

    誰知道宋冬松只是看了他一眼,之后又重新低下了頭,繼續盯著一頁紙,鎖著小眉頭看。

    蕭圣嶂的心頓時沉了下。

    這反應,并不太對勁。

    難道說……他真得遺傳了圣峻的問題?

    “你……”蕭圣嶂沉吟一番,打算先開口試探:“你有什么想法?”

    “想法?”宋冬松勉強將思緒從眼前的題目中移開:“我能有什么想法?”

    他很無奈地想,這是劫匪要錢了?

    “你如果有需要,盡管說。”

    蕭圣嶂打算看看,宋冬松對現在自己狀況的認知,從而初步判斷他的社會交往能力。

    如果是個正常的小孩,應該是要求回家找媽媽吧?

    “有需要盡管說?”宋冬松皺了皺眉,用小小的大拇指微微拖住下巴,斜眼瞅著眼前高大冷硬的男人。

    沒想到現代社會與時俱進,綁匪也早已進化得這么和善?還是說,他們知道自己可以用來換金蛋,所以要好好照料自己?

    “我需要一支筆。”宋冬松想了想,提出自己的要求。

    用腦子對著一張紙開始虛擬驗算,也挺費腦力的,還是來一支筆吧。

    “一支筆?”

    蕭圣嶂聽了,臉頓時黑了。

    他望著眼前的小男孩,看那鼻子,看那眉眼,看那微卷的頭發,小男孩和自己小時候長得幾乎一模一樣!

    任何人看到這個男孩,都不會懷疑著孩子是蕭家的血脈。

    可是,這孩子竟然和圣峻一樣,天生自閉癥或者艾斯伯格綜合征?

    蕭圣嶂想起這些年來自家弟弟的種種,心都在一抽一抽的疼。

    “你……不想媽媽嗎?”他忍不住試探著提醒。

    “想媽媽?”宋冬松聽了,一臉的不屑,挑挑小劍眉:“我又不是小奶娃,怎么可能一天到晚只知道找媽媽!”

    太小看他了。

    蕭圣嶂一眨不眨地盯著床上的小男孩,緊繃的神經稍微松了下。

    他剛才說的那句,倒很是正常,不像是有什么毛病。

    “也對,你七歲了吧?這么大,確實不是纏著媽媽的小奶娃了。”

    “是,所以麻煩你給我一支筆吧?”宋冬松還沒忘記自己的筆。

    蕭圣嶂拿出手機,隨意吩咐了幾句,很快,一支筆送進來。

    蕭圣嶂走上前,親自將筆遞到了宋冬松手中。

    宋冬松一邊接過來筆,一邊歪頭打量了一番蕭圣嶂,最后沖他笑了笑:“謝謝你。”

    “不用客氣。”

    他們進行了禮貌的對話。

    宋冬松在例行禮貌后,繼續低頭奮斗他的題目了。

    蕭圣嶂則是站在旁邊,仔細地觀察這個小男孩,看他小眉頭一會兒皺起,一會兒舒展開,小手時而捧著下巴,時而輕輕一拍膝蓋。

    他原本的擔憂,漸漸散去了。

    他看到宋冬松在認真地驗算一些題目。

    看來他是個比較正常的小孩,思維正常,思想豐富,情緒多彩。

    “你知道我是誰嗎?”

    蕭圣嶂忍不住再次試探。

    雖然這是一個正常的小孩,可是思維方式,還是不同于一般小孩吧?

    “知道啊……”宋冬松壞毛病地咬著筆頭,不在意地說。

    “我是誰?”蕭圣嶂微微挑眉。

    “你不是我爸爸嗎?” 宋冬松一邊拿著筆在紙上勾畫了一道線,一邊這么說。

    蕭圣嶂當場臉色鐵青。

    “胡說八道,我怎么成你爸爸了?”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就宋益珊那種女人,也就他那傻帽弟弟能看上,白送給他他都不要!

    “我覺得你長得和我很像啊,難道你還能不是我爸爸?”宋冬松也有些詫異了,他剛才明明覺得這個男人和他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怎么可能不是?

    他甚至用他被數學推理題目占據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大腦,騰出來百分之一的腦細胞腦補了一場狗血認親劇。

    “我是你伯父!”

    蕭圣嶂不得不出言糾正他了。

    話不能亂說,萬一被圣峻知道,還不和他惱啊!

    “額……”宋冬松詫異地抬起頭:“那你弟弟是誰啊?”

    如果眼前男人是他伯父,豈不是說這男人的弟弟就是他爸爸?

    “我弟弟,不是現在正在你媽媽房間嗎?”

    蕭圣嶂涼涼地這么說。

    “什么?”宋冬松這下子那被數學推理題目占據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大腦瞬間清空了,他不敢相信地望著蕭圣彰:“敢情阿陶竟然是我爸爸?那我豈不是當不成拖油瓶了?”

    這竟然是親生的!

    不是后養的!

    蕭圣彰聽到“拖油瓶”這三個字,臉色由黑變為了綠:“拖油瓶?是誰敢說你是拖油瓶?你媽嗎?”

    他這輩子就是個不婚主義者,十有七八眼前這個小男孩就是他們蕭家為以后的血脈,以后說不得是要繼承他的衣缽的。

    竟然被人說拖油瓶?

    蕭圣嶂皺緊眉頭,對宋益珊越發的不滿了

    太不把蕭家放在眼里了!

    “咳……我以為我是,不是就不是吧。”宋冬松看這新上任的“伯父”眼里的怒意,哪里敢承認這是自封的,只好聳聳肩,很不在意地這么說。

    “你乖乖地留在這里,想要什么都可以,我有事要和你父母談談,這段時間,你就住在我這里。”

    蕭圣嶂不容拒絕地做了安排。

    宋冬松倒是沒什么意見的,其實對于那對根本把他這小孩子仍在一邊自己風流快活的父母,他也沒什么可說,當下點點頭:“我想要什么都可以嗎?”

    “那是自然。”蕭圣嶂看到了小家伙眼中的亮光,當下不免笑了笑。

    他喜歡被人有所求的感覺。

    “那就……先給我來一套最頂級的游戲裝備吧,再來一個最頂級配置的筆記本電腦!”

    *********************************

    安置好了自己心愛的侄子宋冬松,蕭圣嶂開始施展手段,棒打鴛鴦了。

    他首先找出一個理由,找出一個蕭圣峻完全無法反駁的理由,把蕭圣峻支到國外去。

    “John這些年一直陪著你,幫了你許多,現在他發生了車禍,生命垂危,你怎么也該去看看他。”

    “通話?他現在不方便,正在ICU里搶救。”

    “好,你先和他的主治醫生通通電話吧。”

    “John的女兒今天也給你打電話了?是,她很著急,因為對她父親來說,你就像一個兒子,她很希望你能過去。”

    “阿威會陪你過去的。”

    “宋益珊那個女人?如果你舍不得,可以讓她陪著你一起過去。”

    ……

    在這么一番口舌之后,蕭圣峻果然戀戀不舍地和宋益珊告別,乘坐私人飛機,飛向美國了。

    蕭圣嶂十分滿意。

    盡管這個過程中,連john的女兒都拉過來陪著說謊了,付出代價沉重,不過他樂意。

    千金難買我高興。

    “好了,宋益珊,接下來,輪到你了。”

    沒有了圣峻和宋冬松在身邊,你只能靠自己了。

    作者有話要說:  我竟然忍著手疼,寫完了!!明天繼續奮斗 記住本站網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luocs.cn”,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北京11选五前三怎样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