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34章

    蕭圣嶂猛地抬起頭, 有些不敢相信地望著自己弟弟。

    “你真得愿意離開她了?”他怎么就一點不相信呢?

    “我離開他倒是沒什么, 只不過……”蕭圣峻停頓了下,沒繼續說下去。

    “只不過什么?”蕭圣嶂眉眼微挑, 無奈地道。

    他怎么可能猜不出, 圣峻哪里是那么好說話的人,一定在挖了個什么坑讓他往里面跳。

    果然,蕭圣峻慢條斯理地道:“離開她倒是沒什么,可是我總得想辦法讓兒子認祖歸宗。”

    “什么?”蕭圣嶂覺得自己耳朵發癢, 這是什么意思?他聽錯了嗎?

    蕭圣峻抬起頭來,望向自己哥哥。

    他知道當年自己因為宋益珊飽受打擊之后,哥哥對宋益珊很有偏見,以至于完全不想聽到宋益珊的任何消息。

    是因為這個,所以他竟然不知道,當年宋益珊竟然懷孕, 并且生下一個宋冬松。

    “哥哥,她有一個孩子, 是我的。”

    蕭圣嶂一聽, 猛地從真皮沙發上站了起來:“你在胡說什么?”

    蕭家父母早逝, 根本沒人管這哥倆,以至于哥倆一把年紀,光棍兩條, 誰也沒有結婚的意思……至于孩子,那更是距離他們很遙遠。

    蕭圣峻嘆了口氣,認真地說:“宋益珊有個兒子, 今年七歲,智商極高,力氣大,黑發微卷,雙眼皮,高鼻梁……胸口還有一個痣,位置和我一樣。”

    蕭圣嶂瞪著他足足三分鐘,最后終于回味過來這其中意思:“意思是說,當年你們上了床?”

    他有點不敢相信地望著弟弟。

    當年只是為了讓圣峻陶冶心性,才特意花了大價錢,將他送到了陶人宋身邊作為不記名弟子學習陶藝,誰知道性情沒陶冶成,一來二去,圣峻竟然看上了陶人宋的女兒。

    本來像圣峻這樣的情況,如果能談個戀愛,對他也是好事,自己并不會反對。

    可問題就是,自從圣峻心里有了那個女孩,整個人情況比以前還不如了,神魂顛倒,茶飯不思的,一副眼里心里只有那個女孩,別人全都不看在眼里的樣子。

    更讓人擔心的是,他可以忽然抿唇笑起來,忽然又一臉的失落沮喪,簡直像是傻了一樣。

    這也就算了,最讓蕭圣嶂無法接受的是,后來陶人宋去世后的一天,圣峻也不知道怎么,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打擊,整個人呆呆地躺在那里,不吃不喝,一言不發,緊接著便大病一場。

    病好了后,他整個人仿佛回到了三四歲時候,他情況最差的時候。

    蕭圣嶂記得,當時先是懷疑他是自閉癥,后來經過反復地康復訓練和診斷,終于確認他只是阿斯伯格綜合征患者。

    阿斯伯格綜合征具有和自閉癥同樣的交往障礙,局限的興趣和重復刻板的活動方式,但是卻不會有明顯的語言和智能障礙。

    這就是世人所說的,天才版的自閉癥。

    他們父母去世得早,臨走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圣峻,蕭圣嶂是在父母臨終前發過誓,一定會一輩子好好照顧弟弟的。

    這些年來,他為了弟弟,也付出了許多心血,才讓他能像普通正常人一樣,有著看似正常的交往和行為。

    他是不甘心,因為區區一個女孩子,他曾經的付出就這么被打回原形。

    更是不滿那樣普通的一個女孩子竟然不把他這么好的弟弟放在眼里!

    回憶起過往種種,蕭圣彰疑竇叢生,又震驚不已。

    “你和她,發生過關系?”他忍不住再次問道。

    依他對自家弟弟的了解,他是不言不語型,整天默默地看著心目中的白天鵝,根本連屁都不曾放一個,就他這種追女孩的方式,還能直接跳到床上?

    “當然。”蕭圣峻有點不想在哥哥面前提起這種話題,不過涉及到兒子,卻是不能不說,當下淡定地吐出這兩個字。

    蕭圣嶂盯著弟弟臉上竟然隱約泛起的紅暈,以及抿起的唇角,這下子真有點相信了。

    他家弟弟竟然不是處男了……

    蕭圣嶂覺得這事兒有點顛覆他的認知。

    默了老半響后,他終于忍不住再次道:“就算你們發生過關系,你又怎么能確定,她的孩子一定是你的,也許是……”

    這邊蕭圣嶂的話還沒說完呢,蕭圣峻不滿的眼神已經如箭一般射過來。

    蕭圣嶂無奈,投降:“好吧,是我的錯,我不該這么猜測你心里的仙女,你眼里的白天鵝!”

    “你看過后,一定不會懷疑,他是蕭家的骨血,是你的親侄子。”蕭圣峻淡淡地解釋說。

    蕭圣嶂抬手,摸了摸下巴,沉思了一番,最后終于說道:“如果是這樣,那你還真不能和他分手。”

    既然圣峻沒和人家結婚,那孩子目前看來,除了血緣,就和蕭家沒任何法律上的關系。

    如此一來,他們想要孩子,對方豈能愿意。

    其實用點強硬手段也不是不可以,不過蕭圣嶂知道這樣一來自己首先過不了弟弟這一關。

    “是,哥哥,我也這么覺得。”蕭圣峻點頭。

    蕭圣嶂無奈地瞥了弟弟一眼,他總算明白了,原來圣峻握著這么一個法寶,早就篤定了。

    “行吧,我不說什么了,盡管把這個女人搞定。”

    蕭圣峻并不喜歡“搞定”這種簡單粗暴的詞用在宋益珊身上,不過他到底還是點頭。

    “讓阿威跟著你,有什么事盡管開口,別跟在那個女人身后像孫子一樣。”

    蕭圣嶂上下打量著弟弟那一身衣服,無奈地再次叮囑。

    他家弟弟,從小嬌生慣養的,衣服從里到外都是精挑細選,什么時候穿過這種劣等布料做的垃圾衣服?

    ********************************

    此時的宋益珊,正在和宋天賜一起,在展覽會上和父親昔日好友會面聊天,并交流近況。

    宋天賜和宋益珊的作品,自然也被眾人觀摩一番。

    “好,好,真好,這個八仙過海,做得真好,有當年老宋的風采!”一位和陶人宋交情甚篤的老陶瓷藝術家摸著胡子,贊不絕口。

    “這個嫦娥奔月精美細致活靈活現,實在是得了老宋的真傳,老宋可真是后繼有人了!”

    周圍的夸贊聲連連,全都是對著宋天賜的三套陶人藝術品。

    宋益珊倒還算淡定,這些年早就習慣了。

    宋天賜熱情地陪著那幾個老人家一起說話,還向同行的一位鑒賞大師介紹了這三套作品,這位鑒賞大師這幾年經常上些鑒寶類綜藝節目,也算是小有名氣了,如今對著宋天賜的作品,也是贊不絕口。

    說話間,老藝術家問起宋益珊來:“益珊,哪個是你做的?”

    這話一出,大家的目光全都轉向了宋益珊。

    他們當然知道,宋益珊跟隨在陶人宋身邊多年,是陶人宋的親生女兒,而旁邊的宋天賜,聽說早年就離開陶人宋身邊自立門戶了。

    宋益珊的作品,應該更能體現當年陶人宋的精髓了。

    宋益珊當然感覺到了周圍目光中沉甸甸的期望,她勉強笑了笑,才指了指自己那只狗,茶具,青花瓷盤等,:“這些,是我做的。”

    眾人都有些意外,盯著那丑丑的一只小狗好久后,面面相覷一番,最后還是訕訕地道:“不錯,真是不錯!”

    真是沒想到,陶人宋的親生女兒,竟然只做了這么些小玩意兒?雖然那青花瓷盤還有那套茶具也是別具一格,可到底不是陶人宋的正宗啊!

    眾人頗有些尷尬,當下心照不宣,又說起宋天賜那三套陶人來。

    恰好這個時候,一位相識的拍賣行王董事長并幾位企業家過來,眾人打起招呼,熱絡地說起話,其間提起了宋天賜的這三套作品,那位拍賣行董事長也是個有眼光的,自然是贊不絕口。

    “這一次,我們也是希望能夠發揮我們拍賣行的特長,能夠讓民間陶瓷藝術品拍賣出更好的價格,提現更好的經濟價值,弘揚民族優秀傳統文化,涵養文化生態,也讓我們的陶瓷藝術,走出中國走向世界。”

    “說得好,說得好!必須把咱們這些民間傳統藝術拍出個高價來,這樣才能讓人重視起來,我們的傳統藝術才能發展。”

    說著間,王懂事長還熱絡地向身邊幾位好友介紹起了宋天賜,并宋天賜的那幾套陶人,甚至還科普了當年陶人宋的風光。

    而就在這一片熱絡之中,宋益珊悄無聲息地退后幾步。

    她其實打定主意,就是來看看熱鬧當個綠葉的。

    果然,天生就是綠葉的命。 記住本站網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luocs.cn”,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北京11选五前三怎样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