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33章

    宋益珊和阿陶, 帶著宋冬松, 一路舟車勞頓,終于到達了A市, 并下榻了主辦方事先訂好的賓館。這個時候, 宋益珊已經累得夠嗆,真想直接躺在大床上不起來,不過還是勉強起來洗了個澡,和阿陶宋冬松一起吃了晚餐。

    宋冬松這可憐孩子, 從小長在村里,都沒見過幾次大世面,如今來到了A市,眼睛都看花了,兩眼冒著星星,恨不得趕緊跑出去看看。

    宋益珊見此情景, 有點不忍心。

    宋冬松有些調皮,學校里很多事怕是瞞著自己, 她氣歸氣, 可是心里也明白, 這孩子還是聰明懂事的,作為一個單親家庭長大的小孩子,他已經足夠優秀了。

    現在見他一臉向往地看著外面, 自然有些不忍心,最好強打起精神來,打算陪著宋冬松出去看看城市夜景。

    誰知道阿陶卻說:“你先休息吧, 我帶著他出去逛逛,一會兒就回來。”

    宋益珊聽了這話,倒是有點不好意思:“你也累了吧?”

    阿陶搖頭:“我不累。”

    恰好這個時候宋冬松正興致勃勃地觀看旁邊的燈具,阿陶抬起手,摸了摸宋益珊的鼻子:“其實我也希望多和他接觸下。”

    他幽深的眸子望著她,話語中意思溢于言表。

    宋益珊聽了,心里忽然一動。

    她想起了自己之前的猜測。

    如果說那一夜和自己睡的人,真是阿陶,豈不是說……宋冬松應該是阿陶的兒子?

    這……可能嗎?

    她咬唇,打量著阿陶,心里泛起疑惑。

    按說應該是的吧,可是感覺上又不像,至少她在阿陶身上,并沒有看出對兒子的太多在乎,一般男人對自己親生兒子,不是應該恨不得他趕緊認祖歸宗嗎?

    “怎么了?你想什么呢?”阿陶輕輕挑眉,溫聲問道。

    宋益珊心里一沖動,竟然脫口而出:“宋冬松,該不會,該不會和你有什么關系吧?”

    問出這話后,她臉上頓時紅了。

    宋冬松是她兒子,為什么她現在竟然在問阿陶宋冬松是誰的兒子呢?

    她這當媽的未免也太糊涂了。

    阿陶倒是沒覺得這個問題有什么奇怪的,他幽深的眸子帶著些許溫柔凝視著她,卻是不答反問:“你認為呢?”

    我認為?

    我如果認為什么就是什么,那世界早就大同了!

    宋益珊無奈地咬唇:“我覺得你和宋冬松長得很像!”

    其實這一段時間,她有時候仔細地觀察自己兒子和阿陶,越來越發現,確實是像。

    這件事回溯到最初,她做出一個陶人,陶人有點像自己兒子,于是她認為她的陶人是以兒子為原型進行藝術創作而成的。

    之后陶人消失了,阿陶出現了,阿陶和陶人太像,她開始懷疑阿陶是陶人變得。

    但其實呢,她造出陶人,是因為她潛意識里可能記得阿陶。

    陶人和兒子像,是因為他們是父子。

    這么一來,邏輯就通順了。

    “是嗎?我哪兒和宋冬松像?”阿陶眸中閃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光彩。

    “很多地方啊……”宋益珊望著阿陶那張臉。

    她發現,以前她看人臉,總是模模糊糊的,能看到,但是記不住,總覺得這張臉和那張臉并沒有什么區別,就如同她看兔子,每只兔子都差不多吧,白白的兩只長耳朵紅眼睛,所以她一直不明白,別人怎么就能區分出這個人和那個人的不同呢?

    但是現在她看著阿陶,才清晰地明白,這張臉,和其他臉,就是不一樣的。

    阿陶和宋冬松長得像,卻也不太一樣。

    她仔細地盯著那張臉,辨別著那張臉上每一個細節:“我就是覺得像。”

    “是嗎?”

    男人清冷的聲音略帶了低啞,抬起手來,他捉著她的手放到了自己臉上。

    “如果我換一身衣服,換一個身份,你能認出我的臉嗎?”

    “額……應該能吧。”

    聲音并不是太確定,不過她猜,應該是能的。

    “嗯,這次我信你。”他的手指撫過她的鼻尖,微微低下頭,猶如蜻蜓點水一般,親過她的眼瞼。

    宋益珊心砰地跳了一下。

    盡管這段日子,兩個人一直同睡,和普通夫妻沒什么區別了,可是面對這突如其來似有若無的一個吻,她還是有點羞澀。

    “你先回去躺一會兒吧,我陪著宋冬松逛逛,晚上——等著我。”

    晚上,等著我……

    這話一直在宋益珊耳邊回蕩,震得她臉紅耳赤心跳加速。

    這分明是說,你洗洗躺床上。

    以至于阿陶和宋冬松什么時候出去的她都沒注意到。

    呆呆地坐在床邊,回想著剛才他的話,過了良久,她才猛然意識到。

    他根本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啊!

    他到底是不是宋冬松的親爹啊!

    他看上去很聽話很溫柔,可是仔細一想,又狡猾得很,不想說的,一個字不說。她真逼問起來,他就輕松使一個指東打西,把她給支應開了。

    宋益珊也是累了,頹然地將自己疲憊的身體扔到舒服的大床上,腦子里胡亂猜想著這件事。

    想著想著,她就睡著了。

    而在她即將沉入夢想的時候,忽然,一件不起眼小事滑入了她的腦中。

    宋冬松身上有一個痣,所以她的陶人身上,也下意識做了一塊同樣的痣。

    可是……阿陶身上,也有一模一樣的痣。

    那個痣,該不會根本是遺傳吧?

    ********************************

    這次的拍賣會,比宋益珊所以為的還要大排場,竟然是電視臺和網絡平臺都有直播的,而且還邀請了國內外優秀拍賣行以及行業協會參加到藝術品的投資中。

    “意思是說,如果有人看中了媽媽的作品,就可以直接當場拍賣,拍賣很多錢!”宋冬松望著讓人眼花繚亂的會場,很快得出這么一個結論。

    宋益珊鄙視地看了看兒子:“這是藝術展覽會,不要總想著錢。”

    “藝術是花,錢是土壤。媽媽,醒醒吧,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

    宋冬松聳聳肩,直接回復說。

    宋益珊被噎得沒話說了,好像兒子說得……還挺有道理?

    望向這人來人往的會場,以及盡頭各家拍賣行那大塊醒目的條幅,她嘆了口氣。

    其實她也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被看中,如果能賣個好價錢就更好了。

    錢,誰不喜歡呢?

    正和兒子說著,前面一個略顯熟悉的人影走過來。

    “這是天賜阿姨過來了。”宋冬松知道自己媽媽這毛病,估計是來了新地方,宋天賜又換了一身全新的衣服,她不太認得出來了。

    宋天賜聽到了宋冬松的話,自然是知道宋益珊的毛病,當下冷笑了聲:“你準備了什么參加這次展覽會?”

    宋益珊早就習慣了她那不招人待見的臉色,考慮到現在在展覽會上,兩個人都是父親的傳人,好歹不能太過丟父親他老人家的臉,搞出個師門內斗來,便笑了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做不出什么陶人,就隨便做了一一些小東西,還有一只小狗。”

    “小狗?”宋天賜略顯詫異,畢竟按說宋益珊應該是連小狗都做不出來的。

    不過只是一只小狗而已,她也并沒有太在意,當下:“也好吧,能做出個小狗,對你來說,已經很不容易了,至少不會太丟師父的臉。”

    “師姐,你準備了什么?”

    “我做了三套陶人,分別是嫦娥奔月,八仙過海,劈山救母。”

    宋益珊聽了,暗暗點頭。

    這三個主題,都是傳統的表現主題,也是當年自己父親的最拿手的,如今師姐能把這三套陶人做好并展覽出來,陶人宋,確實算是后繼有人了。

    “對了,你那個阿陶呢?”宋天賜看看宋益珊和宋冬松,卻沒見一直跟著他們的阿陶。

    她約莫也知道,自己這位小師妹,和她收留的那個阿陶好上了。

    宋益珊聽宋天賜這么說,回頭一看,這才發現,阿陶不見了?

    “宋冬松,你看到阿陶了嗎?”

    宋冬松剛才滿眼都是周圍的新鮮熱鬧,哪里顧得上看阿陶,他撓撓頭,疑惑地說:“可能是去廁所了吧?”

    “那等一等吧。”

    宋益珊有些無奈,又有點擔心把阿陶給丟了。

    盡管她心里漸漸明白,阿陶這個人比自己以為的要復雜,甚至可能神通廣大得很,根本不需要自己操心,可是她依然下意識地想護著他。

    誰知道等了老半天,也不見阿陶的人影,這下子宋益珊有些急了,看看時間。

    “來不及了,就要開始了。”

    宋天賜見了,皺眉:“你是要繼續等他,還是和我一起進去?”

    畢竟是一個師門的,兩個人分開,見到師父昔日那些老友,倒是還得憑空多嘴解釋。

    “算了,先進去吧。”

    宋益珊也是無奈,盡管滿腹擔憂,不過想想阿陶那么大一個人,也不至于出事,只好隨著宋天賜先進去了。

    **************************

    而就在展覽會旁一個靜謐優雅的房間里,阿陶正坐在真皮旋轉座椅上,有一搭沒一搭地低頭玩著自己的手指頭。

    “圣峻,你知道你現在身體的情況嗎?”旁邊的男子,穿鐵青色西裝,體魄強健,短發微卷,皺著眉頭,恨鐵不成鋼地望著阿陶——蕭圣峻。

    蕭圣峻最大的特點是,他不想說話的時候,誰也別想讓他說話。

    所以此時此刻,蕭圣峻仿佛沒聽到他哥哥在說什么,一言不發。

    蕭圣嶂在這么一番苦心婆口后,見自家弟弟竟然根本不搭理自己,真是悲從中來。

    “你知道你差點成為植物人嗎?你做了這么久的復健,好不容易身體恢復正常了,結果呢,你竟然瞞著我偷偷跑出去!我真不明白,那個女人給你灌了迷魂湯嗎?你這么自作多情,她知道嗎?”

    蕭圣峻低頭,不說話。

    蕭圣嶂心疼地望著弟弟,搖頭嘆息。

    他其實平時是一個很有威嚴的人,可是只有在這個弟弟面前,他從一個人人懼怕的大總裁,變成了一個老媽子!

    “她從來沒有喜歡過你,根本就是在利用你,她甚至根本不記得你,你這樣子,除了讓自己傷心,對自己還有什么好處?”

    他是不明白,為什么他家弟弟對那個女人這么癡迷?

    那個女人有什么好,或者說,女人有什么好的?

    女人比得過事業,比得過財富,比得過手足之情嗎?

    蕭圣嶂打心底認為,女人,玩玩可以,但是不能當真。

    當真了,就會像他這位弟弟一樣,落得被人耍得下場。

    “說完了嗎?”蕭圣峻忽然抬頭,平靜地望向哥哥。

    “沒。”

    蕭圣峻好脾氣地繼續低下頭:“好,哥哥,那你繼續說吧。”

    蕭圣嶂看他那個模樣,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他低頭,一臉的乖巧聽話啊,可是蕭圣嶂知道,自己說的話,他根本就是當耳邊風!

    他頓時有氣無力了,許多教訓之辭,一下子說不出口了。

    頹然地嘆了口氣,他坐在旁邊的沙發上,瞇起眸子,下了最后的通牒:“無論如何,我希望你盡快離開那個女人。”

    他知道,自己說了也白說,可還是忍不住說。

    這個世上不把他的話放在心上的,也只有這個弟弟了。

    “我可以聽你的。”

    “什么?”

    蕭圣嶂猛地抬起頭,有些不敢相信地望著自己弟弟。 記住本站網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luocs.cn”,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北京11选五前三怎样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