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32章

    當阿陶說出這些話的時候, 韓小姐神色已經不一樣了。

    譚超月率先發現, 邁前一步,就要去擒制韓小姐, 韓小姐卻轉身直奔向宋益珊。

    她要拿宋益珊當人質。

    宋益珊望著一臉猙獰跑過來的韓小姐, 大驚。

    而就在這個時候,阿陶上前,抬腿。

    眾人只看到,他好像也沒用什么技巧, 只是簡單一踢,韓小姐直接猶如一個麻布袋一樣被踢飛,最后重重地跌落在了臺階上。

    譚超月帶著兩個警察上前,迅速制服了韓小姐。

    這一切,發生在短短時間內,周圍過來的幾個鄰居, 都看傻了眼。

    而接下來,韓小姐被帶到警察局, 經過驗證指紋和DNA, 終于發現, 她果然就是那個強奸殺人犯。

    對于這件事,人們自然是不敢相信議論紛紛,甚至懷疑這個韓小姐肯定是個男人, 或者人妖。

    后來案子水落石出了,大家才明白,原來這位韓小姐, 確實是個女人,也確實是個大美女,只不過人家喜歡女人,而且由于過去經歷問題,曾經受到過女人的欺騙,心理陰暗扭曲,才做出這種變態強奸殺人事件。

    而在震驚韓小姐這么一樁離奇案件的同時,大家也都不免對阿陶刮目相看。

    “你竟然一眼就能認出來?”

    “簡直是神了!”

    在眾人的嘖嘖稱奇中,宋益珊倒是沒什么好驚訝,她只是納悶一件事。

    “你既然早認出來了,為什么要說?”

    “我忘記說了。”

    “忘記說了?”

    “嗯。”那個時候,他一心只不喜歡她喜歡韓小姐了,哪里記得這種事?

    再說了,破案,這不是譚超月的事嗎?

    這話聽得宋益珊無語至極:“以后不能這樣,既然你發現了,那就該早點舉報,這是我們每個公民的義務。要不然萬一她又做了什么壞事,傷害了周圍的鄰居怎么辦?”

    阿陶想想,點頭:“好,既然你說了,那我以后一定記得。”

    宋益珊這次滿意,她望著阿陶,想起他曾經渾身的秘密。

    盡管他全身充滿了匪夷所思的疑點,可是自己下意識地在相信著他,曾經也些許搖擺猶豫過,不過好在,什么殺人犯,統統和他無關。

    幸好。

    這么想著,她忽然記起韓小姐被抓獲后,譚超月對她說的話。

    “不要以為這個案子和你的阿陶無關,他就是清白的,他身上,必然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來歷也并不像你想得那么簡單。”

    說著,譚超月對自己說起了那一晚,盤子的事情。

    回憶起譚超月描述的那件事,宋益珊自然就想起,曾經阿陶披著床單提著三個盤子出門的事情。

    她略一沉吟,先是來到了廚房中,將日常所用的盤子都拿出來,仔細地打量。

    這些盤子,確實看著比較新,并不像是用了很久的樣子。

    可是這卻又的確是她的手筆,沒有假的。

    當時一家飯店要,她做了一些,因為喜歡,自己也留了幾套,放在家里用。

    如果說阿陶真得已經打碎了許多盤子,并且偷偷地扔出去了,那么新盤子又哪里來的呢?

    宋益珊這么想著,忽然就想到了一個可能。

    如果說……阿陶的盤子,根本是來自那家所謂的“飯店”呢?

    宋益珊站在廚房里,怔怔地捏著盤子,仔細地回想著當初那家飯店的生意是怎么上門的。

    那仿佛也是一個天上掉下來的生意,對方給的條件頗為優厚,她由此掙了一筆錢,修繕了家中后面的房子,并返修了前面二樓的工作室。

    如果說,那家飯店的生意真和阿陶有關系的話……

    宋益珊頭疼地撫了下額,真有這種可能嗎?

    擰眉搖頭,想了半響,最后她又來到了那間雜物間,也就是之前阿陶當臥室的地方。

    她像做賊一樣,仔細地打量著這個房間,試圖找出什么異常來,甚至還小心翼翼地翻找了。

    可是找了半天,一無所獲。

    最后,當她翻開枕頭的時候,卻發現枕頭底下,有一個小小的東西,用潔白的棉布手帕包著。

    猶豫了下,還是打開來,卻發現手帕里面,是一個小陶人。

    活靈活現的小陶人,看著十分眼熟。

    她仔細看了老半天,最后終于想起來了。

    這不就是十幾歲時的自己嗎?

    這個小陶人,是誰做的?

    宋益珊仔細地檢查著這個小陶人的材質,可以看得出,所用的陶土,正是陶北山的陶料。

    這么一來,這個小陶人,應該是在陶窯村做的?

    是……阿陶做的?

    緊緊攥著這個小陶人,盯著小陶人那明艷含笑的臉龐,宋益珊努力地回憶,自己在那個年紀里,可曾經認識一個和阿陶年紀相仿的?

    可是沒有。

    她平時認人,不是靠人臉,而是靠聲音,和身高身形,以及穿衣習慣。

    她真得不記得,在她十幾歲的年紀里,曾經認識阿陶這樣一個人。

    捧著那小陶人,輕輕摩挲著陶人的臉頰。

    能做出這種陶人的,必定不是一般入門水平。

    阿陶看來也學過陶藝的,跟著誰學的?

    她正想得入迷,就聽到外面傳來腳步聲。

    心中一驚,知道是阿陶回來了,連忙將那個小陶人重新放回到枕頭下。

    誰知道她剛放好,門開了。

    “阿——阿陶。”從來沒當過賊,此時卻平生第一次被捉,她分外尷尬,連忙對阿陶笑了笑。

    阿陶挑眉,顯然也是有些奇怪,不過沒說什么,只是安靜地望著她。

    她只好當場胡編了一個理由:“我,我看看收拾下東西。這幾天天冷了,我得把厚被子拿出來曬曬。”

    阿陶信了,點頭:“不用,我來就可以,這幾天你很忙。”

    宋益珊本來就是說謊,哪有功夫真收拾,當下只能點頭:“好,那你收拾吧!”

    說著,就要落荒而逃。

    阿陶卻拉住了她的手。

    宋益珊微驚,以為他要干什么。

    誰知道阿陶卻溫柔地抬起手,撫起她耳邊的一縷調皮的發。

    “晚上想吃什么?最近你很忙,很累,吃點好吃的吧。”

    宋益珊這個時候滿腦子都是盆子和陶人,哪里想起來吃的,只好隨口說:“隨便,隨便吃點時令的吧。”

    “好,那就螃蟹?我看到黑叔去水產市場,買了一桶新鮮螃蟹。”

    “嗯嗯,那就螃蟹吧!”

    說完這個,她趕緊跑出來了。

    來到了前面的二樓工作間,她一屁股坐在陶泥之中,想起剛才的事情,不免嘆息。

    感覺阿陶雖然有時候看著很奇怪,可是他很聰明的樣子,也許根本已經知道自己偷偷翻他東西了吧?

    只是沒說破而已。

    一時又想起他的大手輕輕撫摸過自己耳畔的觸感,溫柔動人,不免心里有些泛甜。

    他這個人,必然是存著許多秘密,那盤子也定然是有貓膩的。不過既然他不說,她也就不問了。

    事到如今,她只會選擇相信他。

    ********************************

    轉眼間,冬天就要來了。

    連綿不絕的蒼北山也擋不住來自北方的寒流,小小的陶窯村也日漸冷了起來,宋冬松都穿起了羽絨服,再背上個書包,遠看像一只肥嘟嘟的小熊。

    進入十一月,陶瓷展覽會也要到了。

    宋益珊依然沒有做出什么陶人,不過她捧著自己這只丑丑的狗狗,決定就拿這只狗去參加展覽會了。

    這些日子,她也漸漸想開了。

    她雖然是陶人宋的女兒,可是未必要做陶人。

    她喜歡這只丑丑的狗狗,也只能做出這個。

    有時候人之所以活得太累,是因為給自己太多壓力,卸下包袱后,反而輕松多了。

    想明白了后,心里也就舒坦了。

    她愉快地準備著行李,打算趕赴這個民間藝術展覽會。

    宋冬松對著阿陶軟磨硬泡一番后,也終于獲得了陪同前往的資格。

    現在的宋冬松,已經漸漸地認清了現實,那就是——阿陶這個人有時候很傻,但是有時候又很聰明;阿陶這個人,是能夠影響媽媽的決定的。

    如此一來,宋冬松也就領悟到了,不是阿陶要求著自己這個拖油瓶,而是自己這個拖油瓶要趕緊抱住阿陶的大腿。

    想明白了這個后的宋冬松,在阿陶面前不自覺低下了頭,時不時還巴結一下。

    當然,他也是打心眼里開始有點高看這位阿陶的——因為他看上去,確實還頗有些本領,竟然不比自己差。

    “宋冬松,不要磨蹭了,我們得趕緊收拾行李的出發了。”

    從陶窯村趕去舉行展覽會的A市,需要先打車,然后做長途車,再然后做飛機。

    旅途坎坷,他們還要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呢。 記住本站網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luocs.cn”,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北京11选五前三怎样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