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31章

    他望著警犬機警四處嗅去的模樣, 勝券在握地道:“那個殺人碎尸嫌疑犯, 一定曾經來過宋氏陶吧。”

    這話一出,宋益珊頓時皺緊了眉頭:“怎么……可能?”

    殺人碎尸案嫌疑犯……來過她這里?

    聽起來就毛骨悚然。

    譚超月微微點頭, 審視的目光落在了阿陶身上:“蕭先生, 現在我們懷疑你與一起謀殺案有關,希望你能夠協助我們調查。”

    這話落時,身后兩個警察,已經防備地開始靠近阿陶, 兩手甚至放在了腰際的武器上。

    “阿陶不可能是嫌疑犯的,之前你不是要了他的身份證查過了嗎?”無論如何,宋益珊是相信阿陶的。

    阿陶是個什么樣的人?

    是一個想做-愛都那么直截了當地說出來,堅決要找自己練習技術的人。

    她不相信這一切都是假裝的。

    這樣的阿陶,又怎么可能做出強奸殺人那樣的事情呢?

    “是,我們當時只是初步排除了他的嫌疑, 可是現在,既然出現了新的異常情況, 按照執法程序, 自然是應該把他帶回警察, 進一步確定。”

    譚超月連看都沒看宋益珊,雙眸冷冷地盯著阿陶。

    而此時,身后兩個警察已經做出“請”的姿勢:“蕭先生, 請配合我們的工作。”

    阿陶眉眼連動都沒動一下,淡淡地挑眉:“那件事,和我沒有關系, 你們找上我,只是浪費時間而已。”

    “蕭先生,有什么話,還是回警局再說吧。”譚超月顯然不想在這里多費口舌,他既然已經把嫌棄鎖定在了阿陶身上,自然是要查個明白。

    “我不會跟你們回去的。”阿陶淡淡地這么說,好像在說著他今天不想散步。

    譚超月聽聞,冷笑一聲,給兩個警察一個眼色。

    兩個警察上前,使出小擒拿手。

    阿陶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

    兩個警察嫻熟的小擒拿手,試圖掰過阿陶的手,可是掰了一下,掰了兩下,紋絲不動。

    他們疑惑地看向阿陶,阿陶臉上卻依然是那么淡定,絲毫沒有一點點在和他們對抗的意思。

    這……

    他力氣這么大?

    阿陶清冷的眸中顯出一絲厭惡,抬起手,輕輕擺脫了這兩個警察,走向了宋益珊,緊挨著宋益珊站定了。

    “我沒有殺過人,也不會跟你們去警局協助調查。”

    宋益珊看看阿陶,再看看顯然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譚超月,最后想想,還是勸阿陶說:“我也相信那個人肯定不是你,可是既然譚警官懷疑你了,你還是跟他們走一趟吧,這樣一來,也能洗清冤屈。”

    “益珊,我不想去。”面對宋益珊,阿陶面上現出幾分委屈:“我想在這里陪著你。”

    “你從警察局回來,也可以陪著我,或者我陪你一起過去。”

    “不行,我不喜歡警察局,也不喜歡他們。”

    他語氣中帶著一絲任性。

    這讓宋益珊有些沒辦法了,有些無奈地看向譚超月:“月哥,如果你說那位殺人嫌疑犯來過我的陶吧,這個我信的,畢竟我這里也有些客人,備不住哪個客人就有問題,這不是我能管得了的。可是就憑一只警犬的異樣,你就直接懷疑上阿陶,這樣子我也不能信服。”

    譚超月漠然地望著宋益珊,淡聲說:“這是一樁惡性碎尸殺人案,但凡有一絲嫌棄,我們都不能放過,我們現在只是懷疑他,請他回去協助調查,不是給他定罪,也不是拘留他,不需要讓你信服。”

    這話說得冷硬極了,絲毫沒有商量的余地。

    宋益珊沒法,她也怕阿陶真和譚超月起沖突,只好勸道:“阿陶,聽話,你……”

    誰知道阿陶卻瞇起眸子,盯向譚超月:“我說了,我不是那個殺人兇手,你為什么要追著我不放,。還是說——”

    他挑眉,淡淡地問:“還是說,你根本是公報私仇?”

    譚超月眸中閃過一道精光,冷望著阿陶,半響后,嗤笑一聲:“我和你有什么私仇,又為什么要公報私仇?”

    阿陶抿唇,抬起手來,以占有的姿勢輕輕地將宋益珊攬在懷里。

    這下子,譚超月,幾個警察,旁邊的韓小姐,甚至隔壁被吸引過來的鄰居,都詫異地看向宋益珊。

    宋益珊在這一瞬間,面紅耳赤。

    不過在阿陶的懷里,她沒有反抗,也沒有掙扎,她僵硬地站在那里,面對眾人疑惑的目光,紅著臉,一言不發。

    阿陶清冷的眸子帶著挑釁的意味,望向譚超月。

    譚超月眸中復雜,面上冷硬,默了好半響,才一字一字地道:“公事公辦,蕭先生,我現在懷疑你和一起惡性殺人案有關,希望你協助調查。”

    宋益珊看這樣子,知道怕是真鬧起來不好收場,也是想當著這么多人面,好歹給譚超月一個面子:“阿陶,你還是過去吧,我陪你一起過去,就是協助調查,問問情況吧,沒什么事的。”

    阿陶搖頭,固執地道:“我不去。”

    “阿陶,你……”她嘆息,無奈,也有幾分惱意:“阿陶你不能總是這樣任意,既然譚警官說了……”

    她話還沒說完,阿陶卻忽然道:“真正的殺人犯他不去抓,為什么非要盯著我不放?”

    真正的殺人犯?

    宋益珊無奈:“等查清楚了,自然明白你不是真正的殺人嫌疑犯了。”

    可是阿陶卻擰眉:“那他就這么放走?”

    這……什么意思?

    宋益珊一臉疑惑。

    譚超月從旁,卻忽然意識到了什么,緊緊皺眉:“你什么意思?你認識殺人犯?你知道他在哪里?”

    說著這話時,他眸中精光乍現,盯著阿陶的目光仿佛一個獵物。

    很顯然,他已經認定阿陶至少是認識那位嫌疑犯,甚至可能是同伙,知道一些內幕。

    這更印證了他之前的猜測,阿陶肯定是有問題的。

    可是阿陶卻微微側目,不耐地道:“殺人犯,不就站在你身后嗎?”

    站在身后……

    眾人頓時呆住,望著同樣一臉疑惑的譚超月,之后,順著譚超月的位置,看向了譚超月身后。

    就在譚超月的背后,站著的是韓小姐。

    韓小姐大紅色圍巾,一身飄逸的長裙,在秋風中輕輕飄蕩,性感美麗。

    當眾人疑惑的目光全都聚攏在她身上身,她輕輕撩了下嫵媚的卷發,好笑地嘆了口氣:“總不能說是我吧。”

    眾人一想,也是。

    那是一起強奸殺人案件,總不能是韓小姐這樣的美女。

    于是眾人又把疑惑的目光放在了阿陶身上。

    譚超月盯著阿陶的目光甚至有了幾分氣惱,語氣森冷:“蕭先生,請隨我們上車。”

    阿陶見此情景,擰眉:“我已經告訴你,殺人兇手就在你身后,你竟然追著我不放?”

    譚超月嘲諷地發出嗤笑:“蕭先生,你在說誰,難道她還能是殺人……”

    話說到這里,譚超月忽然沒音了。

    在這一刻,他驟然意識到一件事。

    為什么那個殺人犯一路逃竄,卻至今沒有被抓獲。

    為什么本市已經布下天羅地網,可是卻沒有一絲一毫的線索。

    那個殺人犯就好像憑空消失了。

    為什么呢?

    譚超月咬著牙,僵硬地轉過身,望向了自己身后的韓小姐。

    “你意思是說,她是殺人犯?”

    “是。”

    這話一出,周圍的人都愣住了,幾個警察莫名,鄰居黑叔也是不能相信:“阿陶,話不能亂說,韓小姐人不錯,怎么可能……”

    “是啊,那個強奸殺人犯是個男人,韓小姐不可能做出這種事。”

    事實上,韓小姐自從來到他們村后,已經有好幾個不錯的小伙子追求她了。

    可是就在眾人的質疑中,譚超月的臉色變了,他銳利的眸子盯著韓小姐。

    “韓小姐?”

    當他重新審視打量著眼前這位韓小姐的時候,他才明白,自己犯了一個先入為主的錯誤。

    為什么強奸殺人犯一定是男人?

    驗尸報告上并沒有顯示死者身體中有男性精-液的存在,所以也有可能——所謂的強奸殺人犯,是個女人。

    況且——他瞇起眸子望著眼前韓小姐的身量,她個子約莫有176,是個高挑的女人。

    這樣的女人,如果穿個高跟鞋,偽裝成男人,是很容易的吧?

    在譚超月的目光中,韓小姐的臉色也微微變了,她冷笑一聲:“阿陶,我和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你為什么要這么誣陷我?說我是殺人嫌疑犯,你有什么證據?”

    阿陶淡漠地掃過韓小姐:“網上有監控錄像,你和監控錄像中的,一模一樣。”

    監控錄像?

    鄰居黑叔,并旁邊幾個警察,面上都露出詫異。

    這個案子轟動一時,他們多少也看過的,知道這個案子爆出來后,不知怎么,小區樓道里的監控錄像在往上不脛而走。

    只是那個錄像非常黑暗模糊,而且錄像中的男子帶著口罩頭套,只露出眼睛,根本不可能認出則合適誰的。

    宋益珊也是疑惑,她不解地望著阿陶:“阿陶,你,你確定那個監控錄像中的,就是韓小姐?你怎么知道的?”

    阿陶望向宋益珊,目光轉為溫和,點頭:“是,我只要看一眼,就能認出來。”

    哪怕是一個模糊的影子,哪怕只是一雙黑暗中的眼睛。

    這也是為什么,在秋雨朦朧的夜晚,在汽車急速前行中,他能夠看到,宋益珊曾經對著譚超月笑。 記住本站網址,Www.luocs.Cn,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luocs.cn”,就能進入本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北京11选五前三怎样中大奖